叶 青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段存章,曾在文章中把“休息”的“息”字析意为“把自己放在心上”;把“忙”字析意为“过度劳累,超负荷加班,超过生命极限,轻则闹病,重则身亡”。

段存章举例说,不仅人需要休息,就是动植物也懂得休息。果树结果有“大年小年”之分,头年累了,来年歇息。当年结果太稠,果农有意疏掉一些果,怕累坏了果树。椿树有养身之道,它最会休养生息。当春天杨树、柳树、槐树早早发芽长叶的时候,它还静悄悄地睡着,可到秋天别的树都没有落叶,它已完成结籽任务,早早掉光了叶子,进入冬眠状态。椿树的“忙闲观”是很能给人启示的。

怎样理解工作与休息的关系?古今中外都有精辟的论述。马克思说过:“休息是为了更好地工作。”老一辈革命家陈云把工作与身体两者的辩证关系说得更深刻更明白:“少做多活是多做,多做少活是少做。”健康教育专家洪昭光教授的论述更为精辟,他说:“80年代比富态,比肚子;90年代比车子,比房子;21世纪比身子,比健康。比身体健康,才能多做贡献。”“健康是人生第一财富,社会第一资源。国民第一素质。”名言其实就一个意思,在忙工作的同时,一定要把自己放在心上,要注意休息,这样才能更好地工作。

不少离退休老同志在少年时由于受条件的影响,有病不能治;青中年时忙于革命和工作,有病无暇顾及。所以,有“慢性病起源于少年,植根于青年,发展于中年”的说法。现在离退休了,条件也好了,就要真正把自己放在心上。一方面提倡发挥余热,一方面要尽力多关心一下自己,好好调养一下身体,适量参加一些体育锻炼。从积极意义上讲,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就是对社会的贡献。不能再“小车不倒只管推”,那不仅是跟自己过不去,也给家人增加麻烦。

因过度劳累而早逝的女作家陆星儿,在世时说过一段话:“生活把我变成了‘作品’,经历就是财富。人不能为活而活。写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信念的一部分,更是我生活经历中最宝贵的一部分。也许是把生命用得过狠了,活活地把自己累出病。现在想来,真是很对不起生命。”

活着人对得起自己的生命,我们就要在忙中学会休闲,关心自己,爱护自己。所以,应该牢牢记住,这个可以调整生理、心理以保护生命的“息”字,同时也牢牢记住那个劳累过度而闹出重病甚而身亡的“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