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来,中国与沿线国家通力合作,开展了大量的、广泛的、多领域的基建互联互通合作,涉及铁路、港口、航空运输和电网等领域。

据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介绍,聚焦“六廊六路多国多港”主骨架,一批合作项目取得实质性进展,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展顺利,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匈塞铁路建设稳步推进,雅万高铁部分路段已经开工建设。

“从交通基础设施联通取得的成绩可以看出,‘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设施联通得到了很好的贯彻实施,尤其是随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投资方向主要在基础设施领域,特别是交通道路建设方面。”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副秘书长和振伟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础设施建设验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要致富先修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中老铁路、中泰铁路、蒙内铁路、亚吉铁路等交通设施建设项目顺利推进,中缅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复线正式投入使用,中欧班列直接连通到欧洲很多城市,这些都可以体现出发展方向。”和振伟还举了例子,比如,珲春到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口,我们希望在这条线上用中国的标准轨建一条铁路,实现从珲春到扎鲁比诺港口道路的联通,这可使吉林省的货物通过俄罗斯出海口走出去,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要推进此类基础设施的联通。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相关企业走出去方面,虽然成果丰硕,但也面临诸多挑战。中国贸促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主要有三方面的挑战。一是面临诸多风险,包括安全、法律、金融、环境的风险,例如企业在走出去时存在建设资金缺口大,投融资难等问题。二是企业国际化能力不够,例如由于语言、文化差异,中企跟当地社区和民众的沟通和交流也存在一定障碍,中企能否成功进行本土化,让企业自身尽快发展。三是企业社会责任履行情况,中企提供的工资和保障能否达到当地要求。”

张建平告诉记者,面对这些挑战,国家也有一些应对措施。“企业应密切关注商务部编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国别投资指南,其非常系统地介绍了每个国家的变化和动态,以便对每一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做深入的国别研究,及时识别风险。同时,企业也应加大投入,认真做商业咨询,与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合作,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发现和防范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