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来,适应对外开放新形势新要求,我国口岸快速发展,对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目前,我国各类口岸超过300个,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立体口岸格局日趋合理,功能设施逐渐完善。海港逐浪大洋,陆港星罗棋布,空港辐射全球,口岸的发展正全方位融入国家对外开放大局,不断释放出新活力。

沿边口岸 功能更完善

《国家口岸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根据国家重大战略和对外开放总体布局,结合口岸的自然禀赋、区位优势以及当地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产业布局,打造口岸集群和枢纽口岸,有效发挥其牵引和带动作用。

从最西端的策克到最东端的满洲里,分布在内蒙古4221公里边境线上的18个陆路口岸,深度融入对外开放,迎来全面转型升级。昔日中蒙俄“茶叶之路”上的口岸,重现欣欣向荣、商贸云集盛景,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点。

西邻蒙古国、北接俄罗斯,“东亚之窗”——满洲里大力推进口岸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口岸服务功能,全面提升通关能力。近年来,满洲里先后获批汽车平行进口试点地区、首批边境旅游试验区和首批《国际公路运输公约》试点口岸,并完成中俄互贸免税区封闭运营。作为我国最大的陆路口岸,2017年满洲里口岸进出口货运量达3109万吨,进出境人员186万人次。随着国家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满洲里实现了从单纯的货物过境通道向集商贸流通、综合加工、国际物流、跨境旅游、人文交往为一体的大型综合口岸的转型升级。

相似的转变同样发生在广西凭祥、新疆霍尔果斯等沿边口岸。面向东南亚、南亚和中亚的国际运输大通道建设,使沿边口岸成为连接内外的关键节点,进一步丰富了运输枢纽、物流园区、边民通道的重要功能。

内陆口岸开放更深入

不靠海,不沿边,内陆口岸在服务开放开发方面似乎有些“先天不足”。如何对接国家战略,实现弯道超车?内陆口岸以航空货运为突破口,通过打造“空中丝路”突破地域限制。

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是由国务院批准设立的航空经济先行区,自2013年设立以来,构建贯通全球的空中通道、内陆开放的战略枢纽始终是其发展目标。数据显示,2017年郑州机场海关监管生鲜进口货物2.64万吨,增长57%;货物种类217种,新增93种,货邮吞吐量国内排名由2012年的第15位跃居至第7位。

目前,郑州机场拥有进口水果、冰鲜水产品、食用水生动物、冰鲜肉类、澳洲活牛、国际邮件经转6个指定口岸和跨境电商业务,是国内进口指定口岸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内陆机场。以航空口岸为依托,郑州成为以苹果手机等品牌为主的全球集散中心、宝马等高端汽车进口零配件分拨地、高端水果和冰鲜海产品批发交易中心以及美洲水果主要进境口岸,跨境电商全年空运量达1.5万吨,快递邮件业务量达1万吨以上。

根据国家战略布局,结合内陆地区对外开放和承载产业转移的需要,内陆口岸担负着提升口岸经济发展水平,全面推进多元经济转变的重要任务。随着对外开放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内陆口岸为核心,我国正积极打造航空、公路、铁路、水运无缝衔接的多式联运体系,从而更好发挥口岸产业集聚、辐射周边重要作用,支撑开放新高地快速发展。

政策支撑 发展更有力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口岸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从试点起步到扩大调整,到全面开放的改革创新,国家不断出台方针政策,规范设施建设,完善保障措施,推动优势互补。

为进一步推动内陆同沿海沿边通关协作,实现口岸管理相关部门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落实“三互”推进大通关建设改革方案》火热出炉。口岸监管部门不断强化大通关协作机制,推进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推行“联合查验、一次放行”通关新模式,实施联合登临检查等“一站式作业”,同时简化口岸现场通关环节,通过属地管理、前置服务、后续核查等方式将口岸通关非必要的执法作业前推后移,把口岸通关现场执法内容减到最低限度。

面对口岸布局、通关效率、综合执法、资源共享、口岸收费、设施建设、口岸法制和信息化建设等工作,国家对加强和改进口岸工作、促进贸易便利化、推进口岸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更高要求。国务院《关于改进口岸工作支持外贸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围绕支持外贸发展中心主题,以改进口岸工作为出发点,把支持外贸发展作为落脚点,突出深化改革和问题导向,提出加强和改进口岸工作的一系列任务和措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打造国际经济竞争新优势,优化区域经济发展格局,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口岸工作的重要性再一次得到肯定和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