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泽杰

wxid-cqzgq22kag7v22

我始终怀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一心追慕、向往大唐,究竟大唐有如何的魅力让人如此的魂牵梦萦呢?是唐诗,是书法,还是敦煌长带飘舞的飞天?我觉得是,又都不是,至少不够全面。它们都过于广阔和壮丽,我想找寻那些被遗忘或疏落的细节。

放眼中华的历史,让人心潮澎湃、意气风发的就是汉唐。也可以加上秦,不过秦这朵花开得太过热烈,太过悲壮,还没来得及细细地欣赏品味,就急速地凋萎了,只剩下枯枝败叶、断壁残垣和声声的慨叹。汉代的气象格局都是一流的,现在人们引用最多的一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但是太多的战争杀伐、太多的霸悍、太多的敌对,天空中弥漫着太多的风萧马嘶、征尘血腥。“一将功成万骨枯”特殊的历史背景成就了卫青、霍去病、李广这些旷世英雄,他们也用热血谱写了辉煌。静下心来思考,不禁摇头,真正的强大,是让对手退避,让对手敬慕,让对手黯然而去。

直到有一天,唐代一页小小的文书,让我不禁微微一笑,顿开茅塞,我终于揭开了徘徊已久心头的谜团。好在不算太长,这里就全文引用了:《放妻书》盖说夫妇之缘,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结誓幽远。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婚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稻鼠相憎,如狼羊一处,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裙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这是1900年,敦煌莫高窟出土的浩瀚文献中的一件,名字叫《放妻书》,相当于现在的离婚协议书。也许你不禁会问,一则简短的《放妻书》如何能成为一千年前坐拥万里江山的大唐佐证呢?

一篇离婚协议书也写得如此之美,读起来像一篇优美隽永的散文,也只能是大唐了。我喜欢题目中的“放”字,“放任”“放怀”“放归”,解脱约束,追逐自由。我把短文概括为五个层面:追述前缘、责任分担、告知亲属、良好祝愿、衣食抚养。此书文辞华美,轻松自然,不免让人忍俊不禁。这时的大唐才逐渐清晰,逐渐完整起来。

没有想象中的冰冷、争执、怨怼、诅咒,这里有宽容,有担当,有平等,有轻松、有祝愿。从历史密密麻麻的针脚中的一帧,我们读到了大唐的胸襟与气象,雄浑而开阔、博大而包容。

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大唐把这小小针脚的理念释放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各个领域,才开拓出强盛、繁荣的历史局面。反过来,又把大唐各个领域的分支浓缩到小小的针脚,从全身到肢体,从肢体到血液、到发梢,甚至遍及每个毛孔,都吐露着深远而畅达的大唐气息。

这样来看,我们就不难理解,大唐有魏征、狄仁杰这样的诤臣,君臣可以争执得面红耳赤,可以愤然地拂袖而去。有文成公主的和亲,有吐蕃谦恭的不远千里来求亲、迎娶。有诗仙、诗圣的万古诗篇。有颜筋柳骨,有玄奘的西行,有鉴真的东渡……

一个伟大的时代,对外是正气凛然而不持强、包容和气而不甘弱,先是互相瞭望,瞭望后试探,试探后的接纳,接纳后的包容,包容后的相融,最后合而为一。所以才能成就其大。对内是人人底气十足,是人人脸上扬着自信,人人胸中揣着梦想。他们的脚步愿意走向山河,走向社会,又被山河、社会所悦纳。无论诗、书、画、曲、佛、医。他们都有一份事做,无论做什么,又都能事有所趣、心有所乐、人有所为。

我想拜访大唐,是否要换上一身唐装,或者……突然又觉得自己小气了。一个把《放妻书》都写得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时代,怎么会为难拒绝一个千年的后生呢?

“你好!大唐”。我伸出我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