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淡

http://dcr1971.blog.163.com/

刘心武在《人情似纸》的散文中曾说,“纸很薄,却可以写情书,写诗,写温情的句子……”

我也想说,纸很薄,情很厚!

落伍之人根本不追潮风。这是我的座右铭。当别人玩新奇的大型网游时,我只会偷菜;当别人泡网成瘾时,我却频繁地出入书店和旧书市场;当别人快速盲打,每天激情续写抓人眼球的红粉小说时,我却怡然握着一管新购的老式钢笔,欢喜地在格纸上勾抹,不厌其烦地推敲几行短诗或一首绝句。偶尔,我也会取笑自己:本该是只来自乡土的蜘蛛,过着悠闲的日子,却常常自诩,一张薄纸就是我久织不腻的网,真情,是我腹内将吐的丝。

过于感性的我总被家人揶揄。他们奇怪我为什么总是随着电视剧剧情或哭或笑;有些孤僻的我,不愿在热闹的环境中放大内心的暗喜,会远离人群独处静室读爱不释手的书。当一缕柔情初起,思念便开始疯长,一个名字,一首旧作透过眼帘,下意识,我习惯用右手去捂左胸的疼……

心肌缺氧、心跳过缓、胸闷憋气、心前区疼痛的症状,迟早会成为我生命中的大患。可我从来不为此担心,没有丝毫的惊慌。话说到这里,我有点沾沾自喜。我不怕纸薄,纸再薄也能书写心语。情很厚,我起码可以再写上20年。

将来的某一天,当我的儿子打开我留下的书刊讲给我的孙子,或者孙女时,即使我藏在相框里也会偷偷地笑。

为了表彰自己这些另类的想法,我要写首诗送给自己,以兹鼓励!

我是蜘蛛

忒傻情多

在书信中汲取快乐

在过往中吟哦

守着思念

吐一世爱恋

凭它西风吹彻

我依然 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