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香

作为小说家,王安忆曾写出《长恨歌》、《小鲍庄》、《流逝》那样惊世骇俗的小说。作为散文家,她写出了《蒲公英》《窗外与窗里》《寻找上海》那样独具韵味的散文。而在新著《旅行的印象》(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9月第1版)中,王安忆则以细腻敏锐的笔触,书写灵魂在旅行中的升华。

《旅行的印象》是王安忆2018年全新旅行随笔集,由王安忆亲自编选。集结、收录了其包括《看海的日子》《乘火车旅行》《台北的街》《旅行的印象》《访日十篇》《延安的回忆》等在内的旅行随笔46篇。时间跨度从1984年至2012年,足迹遍及中国,欧亚。“无论这世界多么大,多么面目各异,可内心只有一个。这是旅行中见真情的一刻。”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在小说家之外更日常、更感性、更真实的王安忆。

王安忆一路寻寻觅觅,边走边想。从墨尔本到荷兰,从台湾到香港,从延安到长江,足迹遍布海内外。似乎已融入异乡的文化,可又反思回到自己的文化根基;即使在最热闹的聚会上,作为游子的孤独感也会时时涌上心头。

因为“一个人看海其实是危险的事情,无依无助的,一下子便被挥发了,像一股气体。看海的人都感到彻心的寂寞,除了寂寞,还是寂寞。 ”她笔下的那些异乡小镇,如诗如画,充满梦幻而宁静的色彩,让人非常向往。她的文笔轻松、幽默而又亲切,牵着我们一路前行。

王安忆用灵性的笔触,让我们领略了世界的优美。她在《旅行的印象》一文中写道,因为旅行多少带有漂泊的成分,它离开了生活的轨道,兀自进入另一个时间的流程。在这里,事物之间缺少通常的逻辑关系,许多人和物的出现多是突兀的形态。王安忆将她在世界各地及国内旅行中记忆深刻的事,以跨越时空的方式记录下来,其中一节写到在云南石林,一个早上,她独自一人徜徉在石林之中,晨雾弥漫时,那些静止的石头,似乎是动态的:“那一刹那,它们是惊鸿一瞥的活泼。”

王安忆的旅行散文风格别致,用灵性的笔触,让我们领略了异乡的美景。她没有花费大量的笔墨描写异乡的建筑,写的也绝非是现在流行的游记攻略。

她专注的是那里的人:热情的学生、怪异的木偶博物馆馆长、教堂里的平民家庭、旅居荷兰的华人,甚至路边的画像师……在与他们交流的点滴中,众生相浮于纸上,细细品味,这才是有血有肉的异乡。在她的笔下,那里有了一个别样的故事,流露出异乡的风情。

王安忆的旅行杂记,关于时光,她说:“我不曾想到,在这个异乡的城市里,竟也有一些可供回忆的东西,回忆使我注意到时间的流淌,我想:我生活里有一段时间过去了。”

关于古老的记忆,她说:“走上几经沧桑的老桥,走过铺满落叶的山道,登上一个抛荒40年的屈辱与痛苦的遗迹,去赴一个200年前的庄严而快乐的约会,这就像一个不仅是贝多芬,不仅是音乐,不仅是艺术,也不仅是哲学的简朴而伟大的真谛。”而这,真实地展现她渴望逃离束缚,独自旅行的心境。

对王安忆来说,书中记录的是一次次灵魂的出游,空气中都是异乡的味道,陌生而令人忐忑。王安忆内心怀着对家乡与日俱增的思恋,始终用疏离的眼睛,观察着那些全然陌生的异乡,但她独特的视角与思索的维度,令异乡流露出平日里罕见的风情。是异乡那些奇特友好的人们,带她经历了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因而衍生出一段独特难忘的回忆。

王安忆为什么这么热衷旅游散文的创作?这是因为,在她看来旅行是文学创作的源泉之一。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她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以文化人独特的视角,讲述了旅游与文学的关系。而文化的深层性,反映在旅游散文中是最突出的,甚至可以这样说,旅游散文如果失掉了这种文化的深层性,便会显得苍白。

王安忆的旅游散文,犹如她的小说一样,值得我们品读欣赏,从她的平实而朴素、真诚而细腻的笔触中,我们会收获更多。此时,王安忆靠着刻苦与韧性,在文坛撑起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晴空,成为作家中的佼佼者,值得人们赞叹。

读王安忆的这本书,你会感觉到江南才女婉约细致的文风,正徐徐向我们吹来,如沐江南早春的微风般舒畅;如清冽的山泉,可以洗刷心灵的疲惫与惶然。

王安忆用她温馨的感悟与思索,激发着我们对生命与自然的不懈追求,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