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焦虑情绪,适度的焦虑有助于人们进入最佳状态,比如考试、体育比赛,或者遇到危险时警觉性更高,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可以说焦虑情绪是利大于弊。但是当这种焦虑情绪超过一定的度,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带来强烈的痛苦时,就有可能是焦虑障碍了。

治疗焦虑要“对症”

焦虑障碍是一大类疾病的总称,可分为:分离焦虑障碍、选择性缄默症、特定恐怖症、社交焦虑障碍、惊恐障碍、广场恐怖症、广泛性焦虑障碍等。焦虑障碍的患者反复出现恐惧与害怕,程度与实际不符,且自己认为这是不合理、令人困扰的,持续时间较长,对人际交往、社会功能也会造成影响。

一般老百姓讲的焦虑症是指“广泛性焦虑障碍”,实际是一种慢性焦虑,主要表现在两方面:精神上的和躯体上的。

精神上的焦虑有点像“杞人忧天”“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就是过度的、没有必要的担心,主要表现为紧张担心,多思多虑,脑子里总是把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想,比如自己是不是身体得啥坏毛病了?家人晚回来是不是出意外了?如果第二天有什么安排更是考虑极其周详,生怕会出现一点点状况。

躯体上的焦虑主要表现为植物神经功能亢进,包括胸闷、心慌、多汗、手抖,有的人有心神不定坐立不安,甚至有些非特异的症状,如头晕、紧张性头痛、肌肉紧绷感等。有些焦虑症患者还会有感觉过敏,比如对声音、光线过于敏感,坐在家里电话铃一响就吓一大跳,别人都喜欢阳光明媚,焦虑症的人却对光线过敏,要拉上窗帘。

焦虑需要自我调节

在焦虑情绪不算太严重的时候,是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自我调节的。

首先找到导致自己焦虑的原因,其次选择一个合适的运动方式也可以有效放松。焦虑情绪的核心是“紧绷抽”,有的患者头部紧张性疼痛,有时像戴了个紧箍咒,有的患者背部像背了一块板,这时候就需要放松。怎么放松最有效呢?比如慢跑、瑜伽、太极。但是要注意的一点就是,有焦虑情绪的人常有求完美的倾向,所以运动时喜欢给自己定个比较高的目标,结果反倒又给了自己压力。所以说运动一定要适度而不要过度。第三,就是随时要把焦虑情绪宣泄出来,比如通过和家人交流,与朋友聚会。

但是患者需要了解的是,对于焦虑症,自我调节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很有限了。在自我调节之外,还需要寻求更专业的帮助。找一位专业的精神科或心理科医生,医生会根据焦虑症的类型、病期、症状来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案。

心理或行为治疗包括放松训练、焦虑控制训练和针对性的暴露疗法等,有助于缓解焦虑情绪与躯体不适。并非所有人都会患上焦虑症,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性格特征,其中有一类人特别“容易担心事儿”,凡事习惯于往最糟糕的结果去想,或者过分追求完美的人、比较在意别人看法的人、过度关心身体健康的人相对更容易患上焦虑症。另外,患有某种躯体疾病或长期使用某些药物的人,也容易出现焦虑症。

世人常常认为焦虑症患者就是“作”“无病呻吟”,但当焦虑成为病症的时候,往往已经不是性格的问题了。面对焦虑症患者,周围的人要做的不是鼓励他去面对压力,而是体谅他、允许他的回避与自我保护,待他通过专业治疗缓解后,再去做一些恰当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