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市位于吐鲁番盆地中部,历史悠久,有维吾尔、汉、回等民族,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肖日前在国图文津讲坛介绍说,近几十年考古挖掘成果的整理研究证明,吐鲁番盆地这一时期的考古文化在研究欧亚草原游牧文明和早期东西方文化交流领域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据悉,吐鲁番盆地地处史前文明交流的十字路口,来自西亚的大、小麦种植技术和栽培葡萄的园艺技术与来自中原的粟类种植技术在此汇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极端干燥的气候环境使这里成为一个巨大的天然博物馆。

李肖说,在中原文化进入这里之前,当地生活着一支和南西伯利亚——阿勒泰山周边地区游牧文化有着密切文化和血缘关系的古代民族,说着一种现在已经无人使用的语言——吐火罗语,语言学家称这类当今世界已无人使用的语言为“死语言”。吐火罗语属印欧语系,也就是现在印度和欧洲(语言使用范围)人们所使用的语系。

随着西汉时期张骞凿空西域,如同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般,中原的人们才确切发现在西边还有这么广大的一片地区,生活着众多既不同于自身这样的中原农耕民族,也不同于北方的骑马民族,而是介乎二者之间的绿洲民族。从此,吐鲁番盆地进入了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历史时期。

交河故城位于吐鲁番市以西约13公里的亚尔乡。西汉时,这里曾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 ——车师前国的都城。唐代为西州所辖之交河县,唐王朝派驻西域的最高军政机构安西都护府一度设在这里,六世纪的曲氏王朝在此设立交河郡。全城像一个层层设防的大堡垒,人行墙外,像处在深沟之中,无法窥知城垣内情况,而在墙内,则可居高临下,控制内外动向,布防极为严密。交河故城曾出土不少文物,如唐代莲花瓦当、莲花经卷等。

作为我国丝路遗址最为丰富的地区,吐鲁番遗存的古城、石窟寺、烽燧、岩画等达200余处,其中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处,占新疆的近一半。在新疆历史博物馆收藏的西汉到唐代,即丝绸之路昌盛的一千多年之间的文物,80%以上出自吐鲁番。在吐鲁番遗存下来的文献,就有 2 4 种文字,是整个丝路沿线发现文字最多的地方。

汉唐以来,高昌是中原连接中亚、欧洲的枢纽,是经贸活动的集散地。当时波斯等地的商人,从他们国家带来苜蓿、葡萄、香料、胡椒、宝石和骏马,又从高昌带走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造纸、火药以及印刷术。德国学者克林凯特惊叹道:“多种文化、多种宗教、多民族充分交汇和融合,在整个丝绸之路上,我们找不到哪一个地方,在文化面貌上像吐鲁番这样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