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里这句话将挑战与机遇可互相转化的道理讲得明白透彻。将这句话套用到当前海外园区发展,那就是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并不一定就是世界末日,或许还是一次发展的机遇,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些园区存在的招商难等问题。

当前,美国对中国商品开始征收新一轮关税,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贸易战将持续一段时间,对于有涉美业务的中企而言,无非要面对三种情况:一是在美国市场份额较大,并且产品具有不可替代性,关税给企业带来的成本都将转嫁给美国消费者;二是在海外有布局的中企,可以通过调整产能,将出口美国的产品转由其他国家的下属企业生产,可避开关税壁垒;三是在海外没有工厂的中企,在美国高关税的压力下,要么放弃美国市场,要么被迫出走。

众所周知,中国对美出口达到5000亿美元,美国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市场。这么大的市场规模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洲国家市场短时间内难以替代的,如果中国企业放弃了,中国会失去外贸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也会使我国经济受到重创。

因此,笔者认为,如果企业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尤其是上述第二、三种情况的企业,选择出走或部分出走也不算是很坏的选择。对于走出去的企业而言,海外园区由于拥有驻在国的优惠政策、良好的配套设施等优势,可以成为企业海外投资迈出第一步最好的落脚点。对于园区发展而言,这不仅仅是有了新的入驻企业,而且还可以带动园区配套产业的发展和升级,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园区招商难问题的同时,也为当地贡献了税收和就业。

从当前中国海外园区的布局来看,主要集中在俄罗斯、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和地区。这些地区完全可以承接来自中国的产能,而且人力资源、自然资源成本较低,最关键的是美国对这些地区商品征收的关税较低。例如巨石集团,曾经就是为了避开欧美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壁垒,通过落户埃及的泰达合作区达到曲线进入欧美市场的目的。如今,巨石集团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玻璃纤维生产商。

尤其是在当前“一带一路”建设持续推进的背景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贸易投资也越来越频繁。选择俄罗斯、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园区入驻,不仅可以较容易获得中国和当地资源,还可以进一步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各类资源要素的流动,帮助企业开拓多元化市场,逐步降低我国外贸对美国的依赖度。最为明显的是,这些海外的工厂不仅可以将产品出口到欧美等国市场,同样可以转销国内,为我国扩大进口贡献力量。也正因为如此,一些完全依赖出口存活的企业走出去之后,也会逐步调整为依靠国内市场、国外市场两条腿走路的格局,并进一步优化其布局,从而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

基于以上,海外园区发展或许会迎来一次春天。海外园区运营企业当牢牢把握机遇,在做好宣传的同时,也要为迎接更多企业入驻做好准备工作,从而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在这样的情况下,笔者认为,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尤其重要:一是与驻在国高层沟通,给入驻企业争取更多的优惠政策和打造更加良好的营商环境,让出海企业“宾至如归”。二是做好产业链布局工作,在众多申请入园的企业中,产业搭配需要花费一番功夫,严防同类企业扎堆过剩的同时,还要借此机会完善产业布局,找准园区定位。三是做好信息预警工作,严防美国“长臂管辖”,利用驻在国海关给入驻企业的进出口业务找麻烦。

还记得美国著名记者萨拉·邦焦尔尼所写的《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一书中讲述的全家一年内不购买“中国制造”的真实故事。她从中得出的结论是,离开“中国制造”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生活质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不过,从目前中企大规模海外投资的情况来看,虽然中美之间爆发了贸易战,但除非特朗普坚壁清野,不让国籍为中国的企业生产的商品入境,否则就不会出现那本书中描述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