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白纸,从零开始,可以画出最美的图画。从珠江入海口的滩涂与荒岛,蝶变为楼厦林立的城市新中心,前海蛇口与横琴仅用了短短数年;国际航运服务和通关模式改革,推动南沙加速建成吐纳万象、东西互济的国际通道与现代化港区。

城市与港口的沧桑变化,源自广东自贸区全方位的制度创新与先行先试释放的巨大活力。挂牌运作3年多来,广东自贸区形成385项制度创新成果,向全国复制推广33项;发布92项制度创新案例,3项入选全国最佳实践案例,示范带动效应凸显。

今天的广东自贸区,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枢纽、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窗口建设扎实推进,高端要素加速集聚,粤港澳合作不断深化,内生动力愈发强劲。

探索经济管理的市场化运作

在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看来,3年多来广东自贸区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率先挖掘改革潜力,破解改革难题,在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探索粤港澳经济合作新模式、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等方面,争当改革开放排头兵与创新发展先行者。“尤其是前海片区创新制度设计,设立了中国内地首个法定机构——前海管理局。法定机构施行的现代治理体系,对于探索经济管理的市场化运作模式、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是一个很好的探索。”毛艳华说。

法定机构依政府规章设立,实行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不以营利为目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毛艳华介绍,法定机构主要有4大特征:一是经过法律和行政的授权,与一般的企业法人、社会法人不同;二是一个小规模、低成本、高效率的管理机构,有独立的机构设置和用人自主权;三是以服务辖区商业机构、社会机构及居民的社会生活为宗旨;四是位于市场、政府和社会之间的中介性管理机构。“这些特点指向同一个目标:让政府机构有效精简,让政策链条切实减少,让公共服务效率和质量得到快速提高。”

李燕过去是一名金融机构职员,现供职于前海管理局自贸综合协调处社会信用服务中心,她对法定机构带来的“精简化、高效化、现代化”深有感触。“与从前的工作相比,在前海管理局工作充满干事创业的激情,不少同事有海外经历、国际视野和独当一面的能力。这里工作节奏快、开创度大、专业性高、参与性强,经常需要满负荷运转,成就感也非常高。”

贸易便利化与国际接轨

“南沙位于珠三角地区的地理几何中心,港口优势突出,企业运输成本低,关检业务成熟,订单清关快,进出口商品全球质量溯源体系有保证。”京东集团华南区跨境电商负责人邓涵介绍,京东入驻南沙保税园区以来,“全球购”业务订单量增长迅猛,年增长率超80%。

以贸易便利化为核心,用制度创新为企业实现减负增效,以南沙片区为代表的广东自贸区改革创新硕果累累。在投资贸易便利化方面,南沙率先上线“人工智能+”商事登记系统,最快10分钟完成营业执照办理;建成“线上海关”样板间,企业办事效率提高80%以上;进出口商品全球质量溯源体系被纳入APEC成员复制推广项目,应用该体系后南沙口岸跨境电商抽检不合格率同比下降61.43%,平均通检时间105秒,市场采购商品验放周期也由平均两三天缩短为16分钟。

得益于贸易便利化改革和营商环境的优化,南沙片区外贸新业态发展如虎添翼。跨境电商网购保税进口3年累计进口额125.2亿元,备案企业总数达1336家,备案商品34万种;经南沙港出口的市场采购货物货值累计达1391亿元;平行汽车进口到港累计超过2.8万台,成为全国平行汽车进口第二大口岸。

不仅在南沙,前海也以“促合作、简手续、降成本”为导向,构建高效集约的贸易监管模式。推进关检联合作业,推动智能化通关、进口商品“1+4全球溯源核放”、深港陆空联运、全球中心仓、原产地证书智慧审签等试点改革。“单一窗口”上线运行,企业货物申报数据项减少三分之一,船舶申报数据项减少80%、放行时间由1天缩短到1小时,贸易便利化水平进入新阶段。

“广东是贸易大省,南沙是崛起中的国际航运中心,粤港澳大湾区贸易往来频繁,对贸易便利化改革的需求极大。”毛艳华说,在贸易便利化领域的组合式制度创新,将大力推动广东建设引领全国的高水平贸易体系,夯实广东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