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加拿大更新自贸协定谈判的前景逐渐变得扑朔迷离。尽管美国已与墨西哥宣布就更新北美自贸协定达成初步原则性协议,却未能和加拿大在美方设定的期限——8月31日前达成协议,只好把谈判期限延长至9月30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绝不签署伤害加拿大利益的“糟糕协议”。加拿大谈判代表、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近日与美国贸易代表会晤后说:“双方存有善意,但在贸易谈判上,只要没尘埃落定,任何变数都可能出现。”

据透露,两国分歧目前集中在北美自贸协定第19章涉及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以及加拿大乳制品、出版和媒体业市场准入方面。加拿大坚称,绝不会在关键问题上妥协。业界人士认为,加拿大经济高度依赖美国,谈判筹码较少,很难舍弃北美自贸协定,未来恐处于不利地位。

美国坚决“不吃亏”

围绕北美自贸协定第19章的存废,美国和加拿大展开了激烈争执。按照第19章的规定,如果某一成员国出口商或生产商认为受到另一国不公平对待,如被征收反倾销或反补贴关税,可请求专家组对贸易争端作出有约束力裁定,专家组由两国人员共同组成。加拿大始终认为谈判不应涉及这一条款,该机制是应对单边贸易保护主义行为的有效手段,但美国这次坚持废除该机制。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亟待修复,贸易政策正在“转向”,特朗普政府不按常理“出牌”,不走协商渠道,多数理念不符合当今主流。“许多想法是美国强加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它试图重新打造一个对自身完全有利的新贸易体系。” 卞永祖说。

另有专家告诉记者,美国认为自己在北美自贸区里是利益受损的一方,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做生意“吃了很大的亏”,加之近年来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因此急于修改自贸协定里“对美国不利”的条款。无论是不是盟国,特朗普政府一律奉行“不吃亏”的交往原则,不断施压,迫使许多国家在贸易问题上让步。

加拿大严守“大门”

对外资进入乳制品业等领域,加拿大有严格限制,对美国产品征收的关税高达270%。特朗普上任以来,一再要求加拿大开放乳制品市场,然而加方坚决不松口。

“农业对加拿大至关重要,加方肯定要守住地盘。” 卞永祖说,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与美国的产业现状有很大关系,是基于恢复实体经济的考量。“二三十年间,美国的工业不断外溢,短时间内难以振作,特朗普政府在工业方面难以伸展拳脚,但美国农业有优势,加拿大又是邻国,便于展开合作,如果能实现突破,可立竿见影。”

卞永祖介绍说,在农业方面,特朗普政府可谓费尽心机,除了和加拿大谈乳制品市场,还和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在农产品方面争吵。

美国这次采取了一对一协商的方式,先与墨西哥达成新协议,再同加拿大坐下谈。这就使加方较为被动。“相对三国一起谈,单独谈更容易达到美国的目的。” 卞永祖认为,由于自身的相对实力在下降,美国在一对多、多边协商方面力不从心,达成协议的时间较长、不得不做出让步等,因此采取分化瓦解的新策略,胜算较大。例如,在美韩谈判中,孤立无援的韩国最终落了下风。

真能舍弃自贸协定?

据悉,如果无法与加拿大达成协议,美国或将履行与墨西哥的协议,对加拿大输美商品加征关税。面对压力,加拿大各界几乎一致支持政府采取强硬立场来维护自身利益。特鲁多甚至宣称,没有北美自贸协定的结果,“比一个糟糕的协定更好。”

加拿大能否放弃北美自贸协定?卞永祖给出的答案是“否”。他坦言,加拿大筹码太少,避免利益受损非常不易。加拿大的经济对美国依赖严重,许多产品瞄准美国市场,失去美国市场对加拿大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另一位专家也持相同看法,表示北美自贸协定对加拿大极为重要,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

有评论人士称,在墨西哥已经对美国妥协的情况下,加拿大再争论第19章的重要性已经没有意义。北美政经评论人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指出,第19章对加拿大贸易的意义是毋庸讳言的,但加拿大恐怕很难保住。特鲁多及谈判代表的强硬表态,更多是为了争取与美国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不是真的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