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3673列,超过2011年至2016年开行数量总和;今年上半年就已开行2490列。目前,中欧班列的发展已迈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现累计发运的班列量已经超过了一万列,与此同时,返程载货的中欧班列数量也在稳步提升。这一丝路“钢铁驼队”满载货物与希望,为中欧贸易带来活力。

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市场营销总部总经理袁琼在亚欧物流峰会暨中欧班列国际合作论坛上指出,汉欧班列在2014年到2017年之间,已从42列增至377列,预计今年发运计划达到500列,重箱率在中欧班列中也名列前茅,去年实载率达到97%,今年预计将达98.87%。此外,班列运行班期表基本上是去三回一。

为了让中欧班列更好地服务于沿线国家,多个中欧班列公司求新求变“各显神通”,特色与强项齐备。

“我们的三大主要产品是班列、公共班列和拼箱服务。目前,公共班列最受欢迎。服务产品也从最早的汽车配件、机械设备、纺织和电子设备等发展到附加值较高的产品,如飞机和钢琴等。”袁琼称。

武汉作为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综合性枢纽,一路向东可以融入海上丝绸之路,一路向西可以融入陆上丝绸之路,这为汉欧班列的发展提供了地理优势。袁琼以武汉举例,“我们从欧亚大陆把班列开到武汉,也改变了内陆城市以前外贸进出口靠沿海城市‘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格局。”

运输不仅仅局限于运输领域,还要实现运贸一体化,让贸易与运输双促进。袁琼称,“我们发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很多优质产品都可以通过班列运输回来,这样也带来了新增的贸易往来。我们在2016年设立国际贸易公司,将沿线很多国家地区的牛奶、果汁、啤酒通过班列运至武汉,受到热捧。此外,除了进口贸易之外,出口贸易也是我们积极尝试的方向,利用境外的网络优势将优选的农副产品如枸杞、红茶、江小白酒等顺利出口到欧洲,在欧洲市场也获得了好评。”

“2018年3月,渝新欧公司已经成功将渝新欧班列开至越南河内,这也是国内首次将欧洲的货物直接通过中欧班列延伸到中南半岛。”渝新欧(重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智科在介绍这一成就时不无自豪。

陈智科称,国际邮包在渝新欧班列已进入常态化运作,除了整车跨境电商等领域以外的物流服务,渝新欧还在积极探索中欧通道上的冷链物流,现已有药品、冻肉等班列。

当然,中欧班列也因高额补贴、线路重叠等问题备受诟病。很多人有疑问:如果政府不再支付补贴了,中欧班列是否都是重去空回?

“德国的莱比锡开到沈阳的宝马车生产型配件的班列,约每两周三个班列,这条线没有政府补贴但仍运行的很好,这就是基于供应链的需求,而铁路运输是其海运和空运供应链的补充。”京跨欧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万旭指出,他们区别于一般的货运代理人,是介于全球的货运代理公司和平台公司之间的货运代理人,会提供相应货运解决方案,比如基于客户的需求,为客户选择最合适的班列公司。

“现在大多数欧洲汽车品牌都在使用中欧班列进行运输。”董万旭指出,欧洲很多企业都有节能减排的要求,会在每年公布的社会责任报告当中列明,通过使用中欧班列的运输方式降低了多少碳排放量。

增加班列密度、拓展班列的线路都非常重要,但要融入到国际大通道的建设中,服务质量的优化,物流成本的降低也需重视。

董万旭举例称,去年,他们为迪卡侬(法国体育用品零售商)开通了武汉到杜尔日的班列服务。此前,迪卡侬在武汉设有工厂,有了中欧班列的服务体验后,迪卡侬决定把部分越南工厂转移至武汉,从而增强其产品竞争力。

“不仅要保质保量完成运输服务,在国际运输中我们还要适时灵活应对紧急情况。”董万旭指出,今年3月份至今,法国铁路工人罢工,因此运输面临问题,在与客户商量后,考虑到杜伊斯堡和杜尔日之间不仅有铁路,还有内河连接,我们制定了从杜伊斯堡出发到杜尔日转成内河运输的方案,多式联运和平时铁路运输花费的时间相同,避免了企业的损失。

中欧班列所蕴含的潜力还在不断释放,未来中欧班列的前景也非常乐观,我们等待用成果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