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9月17日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2018年中国GDP增速预计在6.6%至6.7%之间。在中美贸易战情况下,进出口数据在目前来看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主要是由于抢进抢出造成的。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在2019年上半年显现。

“中美贸易摩擦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冲突,反映出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调整,与美国中期选举关系可能不大。”朱海斌认为,虽然美国放出了谈判的消息,但从双方要价来看在短期内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

摩根大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若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升级,预计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关税平均上升12.5个百分点。在静态情况下,即中国没有采取相应措施,中国对美国出口大概下降16%至17%,对中国GDP增速影响大约是0.7%;中国对美国进行反制以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基本对冲不利影响,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影响大约在0.2%。

朱海斌认为,贸易战对于就业的影响远远大于对GDP的影响。他说,在无反制措施的情况下,中国将有约300万人的就业会受到影响。在采取相应措施的情形下,中国约70万人的就业会受到影响。另外,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而言,贸易战升级的话,可能进一步加速中国外资企业和中国本土企业外移的速度。同时,中美贸易战升级也会影响到企业投资的信心和决策。

“2019年就业的风险来自两方面,一是出口行业受贸易战影响,二是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发生变化。”朱海斌建议在采取措施降低贸易战影响的同时,还要重视降税和完善社保。

朱海斌告诉《中国贸易报》记者,贸易战对三类有涉美业务企业的影响各程度有不同。第一类企业是在美国市场份额比较高,关税带来的成本可以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第二类是除了国内有工厂,海外也有布局的企业,他们可以通过调整产能布局,让出口美国的商品在其他国家生产,从而降低风险;第三类是只在国内有工厂的企业,他们的结局只能是慢慢退出美国市场,或者将工厂转移到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