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西部大开发进展情况专题新闻发布会(以下简称发布会)。发布会指出,西部地区是我国发展的巨大战略回旋余地,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现代化的重点和难点。统筹做好西部大开发工作,可以拓展我国经济发展空间,可以增强防范各类风险的能力,可以支撑全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形势。发布会透露,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署,以西部大开发即将进入第三个十年为契机,发改委正牵头研究起草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

业内人士指出,新时代西部大开发面临新机遇,将带来多领域、多地区、多类型的巨大钢铁需求。

西部地区基建工程体量巨大

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透露,今后,国家将更加注重西部大开发政策的精细化和精准化,强化问题导向,因地制宜、因地施策来加以解决。对基础设施“补短板”项目,国家将加大支持力度,西部地区也要通过深化改革,积极吸引民间资本参与,充分释放社会和市场潜力。

据了解,如今,国家正在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持续加大中西部铁路建设。今年1月—8月份,中西部地区累计完成铁路基建投资2310亿元,占全国铁路基建投资的68.1%;2018年中西部地区计划安排新开工项目16项,其中12个项目已批复可研。据了解,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项目清单已陆续公布,“十三五”期间,我国将重点推进十大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包括三个贯通和七个建设(贯通乌鲁木齐到连云港的高速铁路通道、昆明到上海的高速铁路通道、昆明到广州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呼和浩特到南宁高速铁路通道、建设昆明到北京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包头银川到海口高速铁路通道、建设银川至青岛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兰州西宁至广州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兰州至北京高速铁路通道、建设重庆至厦门高速铁路通道)。

发布会点到了很多大型基础建设工程。例如,2019年要加快成贵高铁建设,尽快开工建设川藏铁路、渝昆高铁、西渝高铁等大通道;加快建设一批高速公路,拓展区域连接线,继续加强农村公路建设和支线机场建设;要进一步推动电力、油气、信息等骨干网络建设,加强西北、西南陆路进口油气通道和配套干线管网建设,完善西气东输京陕线和和川气东送为主的天然气骨干管网建设;推动陕北—湖北特高压直流,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等电力通道建设;加强重大水利设施建设,加快推进滇中引水、桂中治旱二期、引黄济宁、引洮二期等重大引调水工程和四川向家坝灌区一期、广西百色水库灌区等项目建设;加大对退耕还林还草、退牧还草、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大生态工程建设的支持力度;加快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根据公开数据测算,上述大项目投资将超过7000亿元,加上各个中小项目投资,预计这一轮西部新开发项目清单远超1万亿元。目前,各省正在加快储备一批、开工一批、建设一批、竣工一批项目。业内人士认为,实施完成西部新推出的大项目,其铁路、公路、机场建设,油气通道和配套干线管网建设,天然气骨干管网建设,电力通道建设,重大水利设施建设,重大生态工程建设,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等涉及大用量、多品种、多性能、多用途的钢需。

须关注西部地区城镇化进展

《西部大开发“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坚持走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道路,因地制宜优化城镇体系布局与形态,加强对西部城镇的分类指导,提高城乡规划的科学性。《规划》指出,西部地区既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也是我国发展重要回旋余地和提升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巨大潜力所在,是推进东西双向开放、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前沿,在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中具有优先地位。

我国西部地区包括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广西等12个省份,面积为687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72%。2015年,西部地区人口占全国的27%,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8.7%;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5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为20.1%。

按照《规划》,到2020年,西部地区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将比2010年翻一番以上;按常住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率达54%以上;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6868元(2015年)增至26000元(2020年),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等。

业内人士表示,新一轮西部大开发过程中,需要高度重视城镇化带来的钢铁机遇,城镇化过程包涵两个必须完成的任务——打赢西部地区脱贫攻坚战和发挥出西部地区良好生态环境的优势。

西部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据了解,2012年—2017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9899万减少到3046万,其中西部地区贫困人口从5086万减少到1634万,年均减少25.5%。目前,西部12省区市贫困发生率已经全部降到了10%以下,但是还有1634万贫困人口没有脱贫,占全国的比重达到53.6%;农村贫困人口在200万以上的省份全国有7个,其中5个在西部地区,分别是黔、滇、桂、川、甘;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涉及西部的有12个,中央重点支持的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全部在西部地区。

同时,发布会指出,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准确把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思想,要深入推进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真正把西部地区良好的生态环境优势发挥出来。

完成这两个任务的关键举措,是实施异地扶贫搬迁和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易地扶贫搬迁是指将“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地区的贫困人口,分批搬迁到靠近中心城镇、宜居宜业的地方居住,从根本上改善其生存和发展环境,实现脱贫致富。“十三五”期间,我国计划完成981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和647万同步搬迁人口的搬迁任务,涉及西部十二省,占搬迁总人口的67.7%。

据介绍,国有国家级生态公益林补助标准已经提高到每年每亩10元,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补助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15元,草原、草畜平衡的奖励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2.5元,草原禁牧补助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7.5元。生态脱贫在西部是非常有效的手段。2017年中央财政投到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共175.8亿元,西部地区拿到的资金占60%。西部地区的禁牧草原面积共11亿亩,草畜平衡面积26亿亩,中央草原补助资金187.6亿元,西部地区占96%。在西部地区11亿亩禁牧草原生活的农牧民,将转为“新型城镇化”的居民。

总之,西部地区的城镇化就是让西部人民够搬得出、稳得住、有事做、能致富,将形成建设住房及各种配套设施的巨大“钢需”,还包括帮助农民发展特色种植业、养殖业,加快发展劳务经济的“钢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