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先生在《创业史》第一部的题记中写了简短而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创业难……”他在下面标注为“乡谚”,看来这是陕西乡党们由来已久的共识。读罢陕西青年女作家王洁的长篇小说新作《花落长安》,我们也不禁要感叹:创业难,往昔艰难今亦难。

《花落长安》堪称一部新时代的“创业史”。不同于柳青写农村合作社的《创业史》,《花落长安》写的是现代都市人为了改变生存处境和生活质量而努力奋斗的故事,他们创办的组织也不是农业合作社,而是私人的商业公司;他们所为之奋斗的,也不是时代大业,而是个人的事业。现在国家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业成为时代的热词、主旋律,因此也可以说,《花落长安》是一部具有时代感和现实性的长篇小说。虽然这个口号是中国政府领导人2014年才提出,但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中国人民创新创业的四十年,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年代持久唱响的主旋律。

《花落长安》作者有两方面的写作意图和任务,一是写主人公秦幽若的创业经历,二是写秦幽若的情感生活,这两者对应着人的两种基本基本需要:生存和情感。我们不能用“职场小说”或者“职场小说”来定位它,它甚至不是“职场小说”“情感小说”的叠加。

两个写作意图和任务《花落长安》都完成了,并把它有机结合在一个故事中。勤德、伟业、万和、伟业建材商城,刘江、孙德浩、郑秉国、欧阳文瀚……这一个个名词,构成了秦幽若的创业史和情感史。当然,除了创业和个人感情这两条线之外,还有亲情,只是这条线比较远,出现的频率比较低,但始终是存在的。

在医院工作被打压,职称迟迟得不到解决,生活中丈夫骄横无礼,再加上奶奶因为无钱治病而去世……秦幽若正处在人生的低谷。她在大学同学孙德浩的劝导下决意投身创业,最初的动机只是改变自己的生存处境和家人的生活条件。创业意味着放弃已经获得的行业资历、社会地位,一切从零开始,而离开体制,则意味着溢出常态,脱离正轨,开始另一种生活。创业的一面是诱惑动人,另一面是艰难险阻,风险与成就相伴相随,而现实中创业的成功率非常低。

秦幽若经历了挫折,体验到了成功,她无怨无悔。创业给一个人的生活和命运带来的转变,是焕然一新、脱胎换骨。秦幽若从狭隘的职场小世界进入广阔的创业新天地经,对商场游戏规则、运作规律由新鲜陌生到游刃有余,生活在她面前展示了丰富的可能性。而与此同时,她的家庭生活、夫妻关系在潜移默化发生质的转变。她和丈夫刘江从争执、冷战到平静、平淡,再到冷漠、形同陌路,直至离婚。

小说最后以郑秉国的告别信结尾,秦幽若若有所失,此前孙德浩离开,方晓琳抹黑,跟刘江离婚,欧阳文瀚退却,秦幽若好像是个无所依归的失败者,实际上秦幽若经历了创业的波折,感情的变故,变得更成熟,更从容,更有魅力,生命之花盛开。即使离开创业的沙场,退守内心,安静生活,她的生命也比一开始在医院做助理医生,闪耀更强烈的光芒。所以我觉得,书名应该是《花开长安》而不是《花落长安》。她的生命之花没有凋落,只是默默盛开。

《花落长安》里最成功的形象是作为秦幽若影子一般存在的孙德浩。为了爱,他和秦幽若一起创业;因为爱,因为妒忌,他离开公司,最后甚至离开西安。克制,纠结,冲动,遗憾、愤懑、释然,放弃……陪伴秦幽若创业的日子里,孙德浩体验到了感情上的春夏秋冬,五味俱陈百感交集。他是一个情圣,也是一个感情失败者,所爱的人不爱他,爱他的人他不爱。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关系,实际上是隐藏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常态,《花落长安》细致描摹呈现出来,使之成为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