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宁

秋天的小兴安岭,一如画家不经意间打翻的调色盘,浓淡相间的色彩染得崇山峻岭五色斑斓,人们为这个季节的山岭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五花山。

五花山的美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这转瞬即逝的视觉盛宴,无法收藏也无法赠予,只能用眼睛去看、用镜头来记录。独特的景致,同时吸引了许多的摄影爱好者。

每年的九月末、十月初,具体是哪一天,要看当年的气候情况。就算是当地的摄影人,也无法说出五花山形成的准确时间——早了,颜色不够浓郁,晚了,色彩会变得灰暗……当各种树叶光鲜油亮,满眼的朱丹明黄时。是拍摄的上好时候。

去年秋,我巧遇了五花山,并拍了个心满意足。

说来也巧的很,摄影盟友从辽宁打来电话,有意要来伊春拍五花山,我说,可能要九月末才出现。他安排了行程,计划十多天后来伊春。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他竟提前赶到了南岔;我去接站,凌晨下车,我们直奔南岔的仙翁山。遗憾大雾漫山,没有拍到日出。却看到了山上的柞树叶已变了颜色……下山后我们直奔金山屯,沿途惊喜地发现公路两侧的群山,似乎一夜间就变得五颜六色。伊春的五花山,来了。

我们不停歇地奔走在各个景点。一位影友竟放下尚待完工的活计,开车陪我们去拍五花山。调侃说,不拍就是终身遗憾。

从金山屯的峰岩山寨、鹿苑,朗乡的新东林场,带岭的大青山,伊春的锦绣山水公园,汤旺河的石林,嘉荫的茅兰沟……我透过镜头欣赏着群山峻岭,所到之处一幅幅硕大油画,在我们面前铺展开来。群山上,原本葱绿的树木瞬间变了颜色,应了那句:“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那一刻,柞树,桦树、枫树成为渲染五花山的先锋,他们红的震撼,黄的炫目。令人迎接不暇,兴奋不已,一路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