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宏

如果说黑鱼是水中猛虎,那么狗鱼就是水中豺狼。它从头到尾布满黑色斑点,游动起来如同猎豹一样迅速、敏捷。细长的体形决定了它在水中游走的速度,据说狗鱼的游动时速可达60公里以上,被它盯上的猎物几乎难逃魔口。

狗鱼的长相就透着凶残,口如鸭嘴,大而扁平,下颌夸张地突出,牙尖齿利,靠着极其敏锐的视觉偷袭其他鱼。

在小兴安岭的冷水鱼中,狗鱼算是极其狡猾的。它食欲旺盛,偷袭的技巧也高超,惯于用肥壮的尾鳍将水搅浑,然后把自己巧妙地隐藏起来,注意着游过来的猎物,待达到一定距离时,突然发起攻击,将猎物死死咬住、吞食……

更多的时候,它静静地潜伏在水草之中,头上尾下,酷似水中一截木棍,难怪有人称它是“狗鱼棒子”。当有觅食的鱼或蛙游近,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开杀戒。

过去,鄂伦春人经常能用枪打到狗鱼。他们在河里划着轻快的桦皮船,每当经过水草丰茂的河岔子,便将船放慢速度,仔细在水草中搜寻,发现头冲上悬浮在水草中的狗鱼后,悄悄举枪,专打头部,常常一枪搞定。但也只能一次打到一条,枪声一响,其他的狗鱼都会马上隐藏起来,长时间不再露头。

下网挂狗鱼也不容易,若碰上个大力猛的狗鱼,网破鱼逃的现象很平常。有年秋天,我在库尔滨河下挂子,夜幕降临时,我划着橡皮船小心地一点点起着挂子。河里的鱼很多,哲罗、细鳞、草根挂了不少,这时,手中的挂子突然变得异常沉重,向上提起特别费劲,凭经验,我以为十有八九是挂上了木头,只得使劲往上拽。当我将网的一半拽出水面时,看到的不是挂在网上的木头,而是一个相当大的狗鱼头,它正在吞一条细鳞鱼,那条细鳞挂在网上,狗鱼自然吞不下去,牙齿却被挂在网上。我吃了一惊,手上更加用力,船已严重向前倾斜,这时狗鱼大嘴猛地一张,那条足有二斤重的细鳞从它的大口中脱落,我手上一轻,船立刻后仰,我失去平衡落入水中。那水深且凉,我也顾不上翻入水中的鱼,抓起船桨和橡皮船奋力游向岸边。在这次与狗鱼的较量中,我领教了它的凶猛与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