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秀

早听说“伊五”高速公路通车(伊春至五大连池)。我却是在仲秋的这个时节,才领略它的蜿蜒与平坦——和朋友自驾,回老家北安。欣赏沿途的风景之余,我内心更多的是对这30几年来,山里到山外的这条路的慨叹。

初识伊春,是1985年的高考结束,千军万马的竞争后,我被伊春林校财会专业录取。和我同时考入的还有老家北安的王荔枝同学。

按录取通知书的要求,我俩下午3点从北安坐火车赶往伊春。晚上9点半,到达中转站绥化火车站。昏暗的灯光,嘈杂的人群,我们在候车室等到半夜才登上哈尔滨开往乌伊岭的火车——

哪有座位呀,车厢装豆包一样挤满了人。坐席下面、车厢的连结,我俩被拥来挤去……大概是过了铁力,过道里才有可以背靠背席地而坐的一点儿空。就在迷迷糊糊地睡了又醒了的时候,天已经放亮,两边是云雾缭绕的大山,我一次见到。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山里了吧!

走走停停的火车,直到中午才到达伊春火车站。那个年月,山里通往山外的路竟是如此的不便利……

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和疲惫,不是寒暑假,我们都不离开学校。

毕业后,有幸留在了伊春工作。随之而来的是父母的年迈体弱,回老家的次数频繁了。乘坐的交通工具也选择了长途汽车,原因是可以有个座位。

那时的“哈伊”路还是砂石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最麻烦的是春秋、雨季的道路翻浆,来往的大小车辆只能单行,速度堪比牛车。

每次上车之前,不敢多喝水、多吃东西,因为沿途没有厕所,司机师傅在乘客们的要求下,随意在路边停靠,男的在车头,女的在车尾,就地方便……由于路况不好,长途汽车和左摇右晃的运材车擦肩而过的时候,总是让人心生恐惧。

随着林区经济建设的日益好转,坑洼不平的砂石路,被水泥沥青路替代。每天进出的车次也增多了,而且都换成了空调车,冬暖夏凉,车行平稳,坐着也舒服多了。再后来“伊绥”高速路开通,结束了伊春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这期间,火车也提速了,飞机场也建成使用。

最让我高兴的是“伊五”高速的建成,这不仅是一条旅游的线路。它把我工作的城市和老家北安的距离由原来的十几个小时,缩短到了两个小时……

回家的便利,让人在省时中舒畅心情。每次回老家,榛子、松子、黑木耳,大包小裹的,我总是带回去些,尽管,老家的市场也有卖,总不如我们伊春的纯正!

山里、山外,就这样被公路、铁路和空中航线连通着,回家的路,不再遥远,工作的城市不再陌生、不再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