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钢铁工业体系,也拥有引以为傲的产能规模优势。可是,由于关键材料生产能力不足,我们也曾经出现过钢铁大国生产不出小小“笔尖钢”的尴尬。

庆幸的是,在太钢的技术攻关之下,如今“笔尖钢”已经实现国产化,并且实现了稳定批量供货,合作用户涵盖80%以上国内不锈钢笔尖专业生产企业。如今,太钢再传捷报,厚度仅为0.02毫米、宽度达到600毫米的精密不锈钢,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手撕钢”在太钢研制成功并实现量产,一举打破了日本和德国企业对该领域的垄断,我国又少了一项原料供应被国外企业“卡脖”的尴尬。

从“笔尖钢”到“手撕钢”,太钢用一个又一个科研攻关的成果填补着中国钢铁技术的空白。这也意味着,只要敢于创新,努力钻研,中国钢铁企业在产业链高端领域同样可以成为领跑者。

宝武集团,自主研发的液化石油气(LPG)超大型液化气船(VLGC)低温钢板,一举打破以往此船型低温钢被国外钢厂垄断的局面;鞍钢,成功研制生产第四代核电快堆技术用不锈钢,研发出核一级设备安注箱装备用钢并供货,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核电机组堆芯撑起“保护伞”……越来越多的“中国钢”走进了高端领域。

只是,“尝惯”了低端产业链产品规模效益带来的诱人利润之后,国内一些钢铁企业自主创新动力不足,有的甚至满足于模仿和低端重复生产带来的利润,在创新的路上徘徊不前。未来,在迈向钢铁强国的路上,我们必须打破这种创新路上的“惰性”思维,积极投入到改革创新的热潮中去,用每个钢铁企业的“单元化”创新去构筑中国钢铁产业的创新大格局,然后汇聚全行业的创新资源,去开启整个行业的新裂变。

创新是一项系统工程。当前,我国钢铁产业和海外优秀钢铁企业有着不小的差距,行业依然存在各种关键材料空白的尴尬。大到各类轴承,小到剃须刀片和M1螺丝,中国钢铁企业面临的材料供应尴尬依然不少。不过,这种短板恰好是我国钢铁企业发展的新机遇,只要正视差距,努力追赶,我国钢铁企业终究会有超车的一天。

创新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需要千磨万击才能找到成功的方向。太钢精密带钢公司从2008年成立之初,就把生产最薄不锈钢视为研发目标;到2017年才取得技术突破,研制出少量厚度为0.02毫米的不锈钢材;再到2018年实现量产……其中的心酸与挫折,相信只有太钢人自己最清楚。聚焦“高峰”,一路追赶和攀登,最后登顶一刻的荣耀也最值得纪念和回味,之前所付出的一切艰辛也都值得。

只要我国钢铁企业勇敢跨出创新的第一步,用技术创新推动钢铁企业从劳动和资金密集型企业跃向技术密集型企业,就会完成以创新为内核的企业竞争机制再造。相信,未来中国钢铁工业必然会屹立在世界钢铁产业的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