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浑黄的肤色

与长河组成亘古的风景

适合在旅人匆匆赶路的回望里

成为铸造火焰的香鼎

隔着历史的尘埃

细细品鉴一条古道的尽头

留给西风与瘦马

在山峦般的鏊子里

浇铸铜汁般的乡愁

适合就着粗哑的野调

将一盏烈酒倾干

带着踉跄着的脚步

饮尽这寂寥与苍茫

适合接受一场沙尘暴后的洗礼

又以一场瑰丽的大火

宣告它的谢幕

适合在谁的眼里滚落

在我的诗里找到回归的跫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