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攥住一柱笔直的烟

旋转上升

落日亲吻黄土的地方

夜色埋得很深

风攥住一柱笔直的烟

旋转上升

落日亲吻黄土的地方

夜色埋得很深

一粒尖利的沙尘

穿行到它抵达的地方

黄金的岸边

拍打着古老的波涛

夜色的帷幕呵

它垂落地瞬间风声正急

那些似星星般的萤火虫

就像从土地深处

提出来的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