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休息天气晴朗的日子,我便会去旧货市场的旧书摊或者地处偏角街市的旧书店转转,在书摊与书架之间寻觅着。

我对淘旧书情有独钟,并乐此不疲。每次看到那些旧书摊,我就像贪恋糖果的小孩子,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眼睛和手脚都会被牢牢地粘住,忍不住蹲下身去,用手抚摸着那些历经风霜的书。手在一本本书脊上缓缓划过,如果时间充足,我会一本本地翻看、挑选,最后带着厚厚的一摞书欣喜地离开。而每一次淘书满载而归时,我又期待着下一次的邂逅,憧憬着自己的书架上又会增添什么样的书,这些书又会给自己带来哪些别样的惊喜。

把利润微薄的旧书店开在闹市沿街,听起来确实不太现实,所以如何学会在抬头和低头之间寻找旧书店、旧书摊,是学会淘书的一大乐趣。淘书时的心情必须是悠闲而舒缓的,当你穿过密集的人群,走进那旧书店,大门隔绝了快节奏,迎接你的是一份跟书香纸墨亲密接触的快意心情。在旧书店里经常还会碰到两三老头,围坐在书堆中,一副安然的神情、一根纸烟、一壶茶,闲谈梨园掌故、市井人情、藏书趣闻,恍如翻读前人的笔记杂著,精彩得引人入迷。这些静静地“盘踞”在城市角落的旧书店、旧书摊,受到面积、地段的限制,还有大书店的冲击,只能经营旧书,再带些玩耍杂物,才能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每次淘得一部好书,便感觉如获至宝,心情无比愉悦。轻轻翻阅着那泛黄的书页,感受着那些尘封的文字与思想迸发出的火光。我也总是喜欢去猜测和想象这本书原主人和书的故事。此书或许陪伴着主人度过多雨的秋夜,或许陪主人度过漫长的旅途,又或许被书里的某一个故事、某一句话所打动,让他消极颓废的心看到了希望。那些划了线、写了文字的书页,或许是主人读得入迷,随手写下心中的感想,还有那被撕掉了一张半页的,或许是正好有主人喜欢的文字或图画,撕下来想故永久的收藏纪念。在我的眼中,旧书只是纸张的自然老化而已,就像是一位经受风雨的老者,虽然脸色沧桑,但睿智犹存,读起来依然津津有味,让人不忍释手。

旧书有着一种不同于新书的味道,它带有他人读书时留下的气息和痕迹。淘得一书,看看那书上的签名、藏书号,夹在书中的书签、小纸条,你会感觉出曾经在书香中留驻的笑容和感伤,并于字里行间体味到他们的品格与气质,品读旧书,又何尝不是在品读另一番人生?

淘旧书,其实就是读书、爱书人的一种闲情逸致,其乐趣在于寻觅,在于反复翻淘发现的过程,在于无意间淘得一本心仪已久的好书时的喜悦。我只是根据自己喜欢和需要而淘书,轻松而自由,既没有明确的目地性与功利性,也没有那种非找到不可的痴迷,即使空手而归,也无所谓,一切皆随意而行。这些年来虽然淘书常是翻淘的多买的少,但随着时间推移,书柜也渐渐地丰满起来,收藏的新旧书籍已有了几千册。

许多时候,我也知道不容易淘到心仪的书,但仍然喜欢去那里看看翻翻,依然自得其乐地淘着旧书,为的就是体验淘到一本好书时的那份惊喜,那份心里的愉悦。每一本淘来的书都记载着我的行程,记录着我购书时的心情,淘书已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无论地点、场景如何变换,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旧书摊寻觅着,那份淘书的情趣永远都不会改变。

(作者单位:宏兴股份焦化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