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很多设备、应用都离不开材料的支撑,而新材料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短板。”9月6日,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在由工信部、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新材料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新博会)上指出,“工业界必须把新材料产业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深化对其战略性、紧迫性的认识,抓紧工作,快速突破。”

新材料产业是制造强国的基础

王江平强调,要加快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就必须夯实新材料产业这一重要基础。

“没有质量过硬、性能高超的材料,再先进的设计和构想都难以实现。”王江平指出。他举例说,比如高温合金与功能涂层材料是航空发动机的关键支撑,电子化学品是集成电路制造不可或缺的材料,碳纤维复合材料、高强轻型合金等是大飞机等高端装备的基础材料,新型电池材料决定着新能源汽车的续航能力和快充实效,高性能材料支撑着高速铁路的质量和安全,等等。

王江平指出,新材料从研究发现到成熟应用是个漫长的过程,周期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发达国家往往实行“研发一批、储备一批、应用一批”的材料先行战略。但在我国,材料发展一直滞后于装备制造,重大装备、重大工程往往最后才确定材料方案,影响重大工艺的提升。由于很多新材料国内尚未突破,重大装备、重大工程“等米下锅”的现象非常突出。

“关键材料不突破,先进制造就是空中楼阁。”王江平强调。

新材料产业发展仍处于爬坡上坎阶段

王江平指出,国家新材料专家咨询委近期梳理出了70余种关键短板新材料,表明我国在新材料发展方面存在不少的短板和空白。比如手机芯片材料,仅能生产10%左右。“当前,我国新材料产业发展总体仍处于爬坡上坎的阶段,与建设制造强国的要求相比,关键材料‘卡脖子’问题还广泛存在,这与世界第一原材料工业大国的地位不匹配,不能很好地支撑我国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他强调。

王江平指出,新材料产业发展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仍需要注意以下四个方面问题。

一是基础研究不够,新材料产业发展缺乏先导技术的支撑。我国新材料发展起步晚,多数企业涉足时间不长、资本积累不够,研发投入不足、技术储备不足、共性技术供给不足等问题十分突出。资料表明,我国企业基础研究费用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只有0.1%,而国外普遍达到7%—8%。这客观上导致了我国原始创新偏低,基础研究对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引领作用不足,尤其是基础数学、现代物理化学与材料学的结合、渗透不够。此外,专用设备发展滞后,也对新材料的产业化造成很大影响。

二是大中小企业融通不够,没有形成很好的协同创新生态。新材料往往有多种功能,不同的用途对材料质量有不同的需求,生产过程中会形成高、中、低不同档次的产品。如果只发展高端材料,中、低端材料就需要重复加工,会导致成本增加。因此,依靠单个企业很难发展好新材料产业,需要各种类型的企业长期合作,发挥各自优势。比如,充分发挥原材料行业骨干企业的优势,利用骨干企业人才、资金、技术等资源相对集中的有利条件,做新材料领域技术创新的排头兵;依托中小企业精细化加工生产的特点,培育新材料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小巨人”,让中小企业在细分领域、小批量多品种领域发挥作用。

三是产用结合不够,缺乏应用牵引。从国内新材料产业发展现状来看,新材料在推广应用上仍存在困难。比如,在应用研究方面,我国稀土产量占全世界的90%,但只用在几个主流领域,其他领域应用研究做得很少;在应用验证方面,国产T800级碳纤维的性能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当,但制成复合材料后性能无法满足要求,主要是因为应用验证不够细致深入。

四是要素联动不够,政策的有效性亟须提高。新材料产业发展环节多、周期长,技术复杂度高,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对政策的依赖性很强。总体看,我国新材料产业获得的科技、金融等要素供给是碎片化的,与其担当的产业重任极不匹配。金融政策不能向科技企业有效传导,制约了包括新材料在内的科技成果转化。现在很多投资基金,名为股权,实为债权,享受股权的利益,承担债权的低风险。它们关注更多的是退出和回购机制,承担风险、支持创新的理念不够,离真正的风险投资、天使投资还有很大的差距。新材料科技成果产业化迫切需要真正的风险投资、天使投资基金支持。“我们希望继续加大产业金融支持力度,打通科技链、金融链、产业链,使三者真正联动起来,这是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当务之急。”王江平强调。

新材料工作必须尽快赶上

王江平指出,我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当前的产业现状决定了新材料工作必须尽快赶上。

王江平强调,培育发展新材料产业,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关键短板新材料为突破口,以产业创新体系薄弱环节为重点,着力构建以企业为主体、以高校和科研机构为支撑、产学研用协同促进的新材料产业体系,为经济社会和国防建设发展提供有力支撑。要重点做好以下方面工作。

一是要加强统筹协调,协同推进研究开发、产业化、推广应用、培育壮大产业等环节的工作任务。

二是要强化产用结合,将应用和产业化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着力提升关键核心技术的创新能力。

三是要推进平台建设,加快建设新材料测试评价平台、生产应用示范平台、资源共享平台,创建新材料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

四是要健全产业体系,完善新材料标准体系、统计体系,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努力为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