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建设快速发展的今天,戈壁钢城高楼林立,处处可见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然而有多少人能注意到那些默默付出的建筑工人?他们不畏严寒酷暑,与钢筋水泥为伴,浇筑起这座城市的“脊梁”。

近日,笔者来到项目建设现场,切实感受了火热的施工场景。

吃苦耐劳的钢筋工

在酒钢医院危旧门诊综合楼改扩建项目施工现场,有一群忙碌的身影,她们穿着长衣长裤,戴着劳保手套、安全帽,安全帽下还戴着一个大大的遮阳帽,脸庞被包裹着,只露出眼睛和嘴巴。她们都是女钢筋工。

把自己包裹得如此严实,难道不热吗?笔者带着疑问,来到她们的临时休息点寻找答案。

“太阳这么毒辣,肯定热啊,不过包裹严实才能防止被晒伤。”其中一名女钢筋工对笔者说,前段时间更为闷热,绑钢筋的楼上连块阴凉地都没有,人在上面待着,就像在蒸笼里一样,汗水滴个不停。

谈话中,笔者了解到,绑钢筋是个技术活。“绑钢筋这种活对男工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女工而言就有难度了,不仅要掌握绑钢筋的技巧,还要吃苦耐劳。”女钢筋工吕兰说,“建筑工地上用到女工的地方非常少,因此用人单位对女工的技术要求比较高。我在建筑工地打了十多年工,才学会了绑钢筋的技巧。”

其中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钢筋工告诉笔者,“我们必须仔细认真,否则钢筋绑得不合格还要返工,不仅自己受苦受累,还会耽误其他人干活,影响工程进度,况且钢筋绑得如何还关系到整栋楼的质量。”

精雕细刻的砌筑工

早上7点,棚户区改造项目雍平街和建林街施工现场已经一片繁忙。“砌筑不是一个轻松活。风吹日晒不必多言,水泥灰尘时刻环绕。我不喜欢下雨,被淋湿是小事,主要担心停工,一停工就没有了工钱。然而,若长期不下雨,心里又有些期盼。不下雨,一连工作十几天,身体就有点吃不消,回家躺着都不想动了。”白师傅苦笑着形容。

白师傅“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张黑黑的脸。他今年47岁,从事建筑工作23年,由于常年和钢筋、水泥打交道,加上长期室外劳动,他俨然成了一个“黑人”。

作为一名特种作业人员,白师傅主要负责外墙的砌筑,像“蜘蛛侠”一样“挂”在墙边精雕细刻。一遇到高温天气则面临着双重“烤”验:被太阳烘烤,被钢筋烫烤。他表示,如果不“全副武装”,“蜘蛛侠”也会发生危险。为了不耽误工期,保证自己不中暑,他只能靠猛喝茶水缓解炎热,“一天下来,我将近要喝十斤的水。”

细致入微的抹灰工

墙体抹灰层起到保温、隔热、防潮、隔音、防风的作用,不仅能使建筑物平整、美观,还能延长建筑物的寿命。抹灰工需要有较强的空间感、准确的分析能力和视图能力。

“抹灰是个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不仅要有个好身体,还要有灵活的头脑。”小胡告诉笔者,他今年37岁,已有13年的建筑工经验。按照“先室外后室内,先上面后下面,先顶棚后墙地”的行规,小胡对抹灰的每一个流程烂熟于心。

小胡认为,作为新一代的建筑工人,不能只“吃老本”、靠前辈的经验工作,而要做到既会实践、又懂理论。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研读了《砖瓦工艺学》《抹灰工须知》等许多专业书籍,并将这些知识充分应用在实践工作当中。如今他干起活来得心应手,十分熟练。

架子工、油漆工、维修电工……在施工现场,还有很多像白师傅、小胡一样的人,他们衣着普通,老实厚道,带着一口乡音。他们黝黑的双手强劲有力,在坚实的地基上添砖加瓦、垒砌高楼。他们来时,这里一片荒芜,他们走后,这里高楼林立、欢声笑语、灯火辉煌。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楼凝聚着他们的智慧和汗水,他们用汗水筑起你我小家的高度,也筑起了钢城大家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