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俊

  单位的宣传干事会议,一位年轻的宣传干事发言时说:“很希望我的稿子能上《新生活》。因为我写的稿子上了《新生活》,我的爸爸妈妈会看到。”听到她的发言,我突然想起我的妈妈和我要拿报纸带回家的事。

  我的妈妈出生在上世纪40年代,文化程度不高,有读报的习惯。在他们那个年代的同龄人中,会读报纸已经是文化人了。妈妈不会用手机看新闻,我拿回去的报纸自然成了妈妈坐在沙发上翻阅的稀罕之物。有时候,我忙得忘记回家给她拿报纸了,下一次我回家她就会专门打电话提醒。

  妈妈在报纸上看到的新闻,是她到楼下和邻居们纳凉聊天时的热门话题。她们最常说的是防骗知识和生活小常识。我没发现,原来报纸上的大事小事都装在她们的心中。此前,报纸上赞扬的好信访干部,妈妈竟然能说出他的名字,还知道是哪个单位的好人。原来,妈妈不出门也知晓油田的事。

  那天的宣传干事的发言,让我突然意识到看报纸依然是一辈人的习惯,一张小小的报纸能让她开心好一阵。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忘记给妈妈拿报纸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