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栋

  刚参加工作不久,便和七八名同事一起被临时抽调到农副业公司参加护秋。头顶上的月儿从芽儿变成半圆,最后变为了一轮皎洁的圆月,洒下淡银色的明亮。那时,中秋节还不是法定的节假日,大田、稻谷、收割机伴随我度过了工作后第一个团圆节。

  那一年的中秋来得特别早。夜晚,走在高低不平的田埂上,微风拂过,风划过稻穗芒尖的声音,有如远处深邃的夜空飘过天籁梵音。深秋的田野,夜晚有了些许的凉意,不知名的虫儿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有的独唱,有的合唱。远处,黑黝黝的村庄偶尔传出几声犬吠。一旁的地里,稻穗涌动着麦浪,将郁郁秋香送入鼻息,沁人心脾。大部分稻谷已经收割完了,还没有来得及收割的稻子早已谷穗坠枝了。

  远处忙碌了一天的联合收割机静静地打着盹。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收割机一下子将大田里剩下的稻谷收割归仓。朱自清老先生在《春》中写道“盼望着,盼望着,春天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而我们“盼望着,盼望着,联合收割机来了,联合收割机的脚步近了”,盼望着尽快收割完稻谷,那意味着护秋使命的终结,就不用在荒郊野外守着月亮数星星,挨到天明了。

  那个中秋的夜晚天气很好,深邃的天空中没有云彩,月亮给夜幕下的稻田罩上了一层银色的光。闲来无事,几名同事借着月光、就着手电,打起了够级。对于打牌,自己一直不感兴趣,便约了另一位伙伴,在皎洁的月光下,沿着稻谷的田埂漫步。不远处,发电厂高高的烟囱以及粗大的冷却塔露着模糊的身影,白色的水蒸气在冷却塔顶部缭绕着。从电厂居民区内传来时远时近的电影对白声,电影给卸下工作压力的人们带来了轻松时刻。而我们,如同田地里的稻草人,还要守护着没有收割完的稻田。夜空中,还会有晚归的鸟儿,鸣叫着飞过。

  过中秋,月饼当然是要吃的。品着单位发的月饼,望着圆月,耳边回荡着虫儿低吟浅唱……那一年的中秋夜,就这样从额前浸润着露水的发梢间悄悄划过。几天后,我们正式告别了大田,回到了工作岗位。

  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子早已成家立业,步入了而立之年、不惑之年。每逢中秋,总会自然而然地忆起那一年,忆起那一年的中秋,忆起那一年的大田、稻谷和月光。(作者单位:油藏动态监测中心现河监测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