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惠婷

  奶奶在村里是有名的做月饼能手,小伙伴们经常说我最有福气,有个好奶奶。因为每年中秋我都能吃到村里最好吃的月饼,比大集上的五仁月饼还好吃。

  在我四岁那年中秋节,奶奶没有像往常那样擀面做馅,而是坐在堂前的小木凳上发呆。她把我搂在怀里说:“妮,我们今年可能吃不上月饼了!”我忙问原因。“家里没有鸡蛋了,那只蛋鸡现在又在孵小鸡,已经不下蛋了。”奶奶说,“没有鸡蛋,就做不成月饼。”

  我靠在奶奶怀里,一言不发。但眼泪却悄悄流了下来,落在奶奶的手背上。奶奶看到我流泪,也难过地抹了抹眼睛,然后站起来说:“我出去想想办法,你一个人在家玩一会!”说完,奶奶便出门了。

  我在门口踢起了毽子。不久,奶奶回来了,她兴奋地告诉我可以做月饼了。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了十几个鸟蛋,这是她从林子里爬了十多棵树掏的!我发现她的脚上包着一块小碎布,殷红的血水从里面浸透出来,布都被染红了。我连忙问:“奶奶,你的脚怎么了?”

  “爬树时不小心滑了一下,刮翻了一块脚指甲。”奶奶轻描淡写地说着,然后就开始揉粉、擀面、压月饼……没多久,奶奶烤熟了月饼。她准备从烤笼里取月饼时,发现脚上的布条松了,她蹲下去绑好布条后继续取月饼。但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的手上沾上了些血渍,取完月饼后,才发现好几个月饼蹭上血渍。奶奶连忙洗了手,拿起那几个沾着血渍的月饼,自责地说:“都怪我,太不仔细了。哎,人一上岁数就不中用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奶奶,只是拿起沾血的月饼吃了起来。月饼甜甜的,伴着一丝微微的、腥腥的血味。不,确切地说,那是爱,是奶奶的味道……

  如今,奶奶离开人世已经多年,但每到中秋,我都会想起奶奶做月饼的情形,想起那几个沾着血渍的月饼。奶奶的爱,足以让人怀念一辈子。(作者单位:现河厂史南采油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