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诸多中国企业积极响应,为“五通”建设贡献力量。5年来,中国交建紧抓“一带一路”机遇,积极在海外寻找优质项目进行投资、建设,把中国资金、中国技术、中国标准带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同时,也建起了中外友谊的桥梁。

笔者作为中国交建的职员,有幸参加了斯里兰卡CDB二期道路项目,在完成项目的同时,也与当地人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该项目包括两个项目包C7和C15,分别在西北省和北中省,道路路线全长92.77公里,合同工期从2012年6月至2014年6月。我的任务除了后勤采购,便是前期各种材料的询价,有时候还兼出纳。前期帮助我最多的是斯里兰卡司机Chandana。

Chandana带我熟悉了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大街小巷,哪里能买到文具,哪里是买蔬菜的好去处,哪里又是买肉的好市场;他还带我在斯里兰卡治好了病。因为斯里兰卡的潮热,我背上出现了湿疹,牙疼又引起偏头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Chandana帮我找了一家国际牙医诊所,顺利地帮我拔了两颗智齿。

此后,我和Chandana的关系也渐渐密切。不过,我还是对当地人的习惯不甚了解。不久,我们之间最激烈的一次冲突爆发了。因为需要印刷收款收据,Chandana帮我找了好几家印刷店,最终以每张五分钱的低价谈定了一家,只是需要等几天。过了几天,正好是星期六,财务人员让我联系一下印刷店老板,老板在电话里讲了几句僧伽罗语后竟挂断了。过了几分钟,Chandana打来电话,一反常态地吼道:“你们中国人太疯狂了,周末也不让人休息,回你们中国去!”

起初我感到莫名其妙,但通过后期观察,我发现斯里兰卡人很注重休假,周末极少有人去工作。我试着和Chandana沟通,向他承认自己不应该沿袭中国的某些习惯,建议他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应心平气和地交流。后来,我参加了他侄女的生日派对,不仅让我们冰释前嫌,还使我融入了当地生活,我们也成了好朋友。

后来,我调回国内,与他通过一次电话后便失去了联系。当我辗转通过斯里兰卡一个自媒体打听到他后,才知道他已经到迪拜去工作了。

几年后,我再次到斯里兰卡出差,Chandana专门从国外飞回斯里兰卡见我。我们在我所住的酒店大厅会面。此时,他已经寻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还带来了可爱的女儿。我们聊起了之前的许多人和事,我还告诉他,我出版的书《没有狮子的狮子国》里写到他,特意带了一本赠送给他。

当Chandana看到书中第一张照片就是我们俩的合影时,十分感动地说:“我以后要孩子也学中文,更要把这本见证中斯友谊的书传下去。”

临近分别,他紧紧拥抱着我,用力敲打着我的后背,说着祝福的话。转身带着女儿离开时,我看到他悄悄地抹了抹眼泪。

再会,Chandana!

再会,斯里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