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张治立

吐尔逊·热依木每天要架两炉子火,打400个馕。架第一炉火在清晨6时,正是很多人还在梦乡的时候;架第二炉火在下午3时,正是很多人午休的时候。

“打馕确实很辛苦,但我习惯了之后把这当成了锻炼身体。我原来体重110公斤,有‘三高’症状。打了几个月馕后,体重降到80多公斤,什么病也没有了。”9月2日,50岁的吐尔逊谈起他的打馕事业,有种满足感。

吐尔逊是尉犁县兴平乡达西村村民,

吐尔逊家的院落盖满了房子,一部分房子出租给了尉犁县其拉客馕文化协会,一部分留作自用。游客们买馕时想坐下聊一会儿,他会倒上茶水、端上水果,聊自己家和达西村的变化。

指着厚实的墙体、敞亮的天窗,吐尔逊说,这些房子都是后来盖的。他1992年结婚时,还住在低矮破旧的土坯房里。“那时,从来没想过有今天的日子。我一个亲戚让我去学开车,我没去,认为自己这辈子不可能拥有汽车,学开车有啥用?”吐尔逊回忆。

幸运的是,吐尔逊发现自己生活在了一个日新月异的好时代,生活在了一个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模范村”。现在,他家一年房租收入4万多元,12亩果园收入五

六万元,打馕收入10万元,大儿子在棉纺厂务工收入5万元。

吐尔逊有自己的“小目标”:年底给大儿子好好办场婚礼,希望能早点抱上孙子;好好培养正上初中的小儿子,将来考上大学;前不久到阿克苏、伊犁、乌鲁木齐转了一圈感觉收获很大,以后每年要带上妻子出去旅游一趟;家里已有一辆车,是大儿子在开,自己要考个驾照,再买一辆车。

下午,第二炉子馕打完后,吐尔逊会休息一会儿,然后让妻子在家卖馕,自己到果园里看看有什么活要干。妻子劝他把果园承包给别人管理,他说:“你们没看到村里很多60多岁的人还在养羊、养鸡、养鸽子赚钱吗?我才50岁,感到浑身的劲使不完。”

他家就在游人不断的达西风情园一条街。因为是旅游区,这条街上有好几家打馕的,吐尔逊从2017年11月才开始学打馕,自称是当地馕产业里的新人。

2日早上,吐尔逊和妻子像往常一样忙碌,架火、揉面、做馕坯、烤制。第一炉馕打完后,妻子沏好了一壶茶水。两人掰开一个馕,坐在院子里的晒床上,享用这简单而美妙的早餐。

熟悉吐尔逊的人,会跟他开个玩笑:“你家的日子已经很好了,还那么拼干嘛?”

“哈哈,我的口袋是鼓起来了,但你们没听说过越优秀越努力、越富有越勤奋的道理吗?现在党的政策越来越好,我要是停止奋斗就太浪费这么好的时光了。”吐尔逊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