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于熙张迎春)9月13日,记者从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考古开放日媒体见面会上获悉,北庭故城迄今为止面积最大的一次考古发掘有新进展,除了出土文物钱币、莲花纹地砖、兽骨、瓦当残片、筒瓦残片、陶器残片等,还发现内城西门九个排叉柱柱基坑、北门门洞及两侧排叉柱柱基坑、外城北门门洞及木地袱、平铺的莲花纹地砖、晚期酒坊等。

北庭故城是唐至元时期丝绸之路天山北麓政治、军事和文化中心。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对北庭故城内5450平方米的遗址进行考古挖掘。5月初,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北庭故城考古工作队领队郭物带着团队,对北庭故城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郭物介绍,此次考古发掘主要对内城西门、内城北门、外城北门、外城南门进行发掘。通过大规模发掘,北庭故城内城北门、西门和外城北门三座城门形制布局渐显真容,可推测内外两城分属唐不同时期建造。

据介绍,此次考古发掘还在外城北门瓮城的夯土里面,发现了一枚开元通宝,它对外城的城墙修建年代上限的确认,提供了有力证据,证明修建的最早时间不会超过唐代铸造这枚开元通宝的时期。此外,考古队在对北庭故城的发掘中,还发现了唐代建筑材料莲纹砖,充分说明了当时这里的繁荣。

随着考古清理和发掘的深入,郭物推测,北庭故城遗址现存的内外两套城应当是唐代在不同时期建造,外城是随着后期这座故城的级别规格的提高和实际需求而扩建的,印证了唐代中央政权对西域经营管理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