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深

严格意义上来说,仅有一人多高、石头雕凿而成的石块是不能称作“塔”的,毕竟与高大雄伟的塔相去甚远。但是村里的人们自古以来都把那一字儿排开竖立在田埂边的四尊塔形石块叫塔,那么我也就不必再纠结它们究竟该叫什么名字恰当了,权当是入乡随俗吧。

位于我的家乡静宁县古城镇老庄村王龙吉组的西山腰,有一排四尊一人多高的石头雕凿品,分五层,因形状酷似塔,村民索性叫它们为塔。今年春节,在姑姑家的表弟带领下,我们有幸一睹四座塔的尊容。这四座塔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都一直竖立在田埂边,如四名忠实的钢铁战士日夜守护着田野一样,一刻也未曾远离,距离我家也不过三四里远,但这么近距离地观看我还是第一次。

尽管当天艳阳高照,但时令仍处于冬春交替,凛冽的山风如脱缰野马一样从山顶呼啸着一路狂奔下来,吹得人不禁瑟瑟发抖,空旷的山野也被刮得到处呜呜作响,令我们的观塔之行平添了几分神秘。只见四座塔造型各不相同,一人多高,分为五层,分别为底座呈八角形,底座上面是一块多边形似磨盘、三层一体的雕凿石,中间为椭圆形石块,再上面是多边形石块,顶部则是一块上小下大圆柱形石块。只可惜,现在四座石塔中,仅有两座塔顶部还保存着圆柱形石块,其他两座据说在“破四旧”时遭到了破坏,顶部的圆柱形石块早就没有了踪迹。

再仔细观看,发现石塔上还雕凿有莲花、白天鹅、鹿等动植物图案和装饰花纹,纹路细腻,手法娴熟,但由于长期露天风吹雨打,在风化作用下,部分图案残缺不全,石块表层也长满了苔藓,斑驳陆离,使图案和花纹看起来十分模糊,如果不是熟悉石塔的表弟指认,外人是看不出来眉目的。

说这些塔神秘,首先是它们没有名字,也无任何文字记载,只是一如山野的几棵普通的树、几块平常的石头一样,长年累月静静地竖立在田间地头,融入了世世代代村民的生活,没有人觉得石塔有什么特别之处。另一神秘之处是,这四尊石塔究竟雕凿于何年何月、做何用途、是何人所雕凿目前无人知晓。据村人讲,有一年,静宁县博物馆听到这四座神秘的塔消息后,便带着考古工具前来仔细查看,但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塔身只有图案和花纹,却没有一个文字,这就使得这几座塔的作用和年份成谜。博物馆工作人员查看后认为石塔年代久远,从动植物的图案和花纹的手法推断,最近也应雕凿于清代中后期,有馆藏价值,想拉到博物馆保存起来,村民却一致认为这是镇村之宝,不能拉走,后来据说博物馆还拿出4万元作为补偿,但村民依然没有答应,博物馆考古馆藏之行就此不了了之。

据村人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这个村子的青壮年人会莫名其妙死亡。一位神仙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为了挽救一村人的性命,神仙就指派几头身强力壮的大黄牛,从很远的地方连夜拉来了四座镇村之塔,等天亮之后,人们惊奇地发现,半山腰突然“长”出了四座外形酷似人形的石塔,以为是出了怪物,纷纷奔走相告,结伴来到石塔前查看时,田地只留下车辙印痕和牛蹄印,另外有几头死牛。人们查看,发现牛浑身像水洗过一样,于是猜测可能是拉石塔被累死了。神奇的是,村子至此平安无事,再没有青壮年不明原因地死去,于是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几座石塔是镇村之宝,不能轻易破坏,因此就基本完整地保存到现在。

有人说,这几座塔就像男人女人一样,分雌雄,中间椭圆形石块小的为雄性,石块大的为雌性,而且有帽子(顶部圆柱形石块)、头、肚子、腰、腿。于是有人说这四座塔是四个墓碑,是古代的官员为了避时局变化带来的祸端,于是拖家带口不远千里逃跑到这里,去世后家人所立的墓碑,而且官员的级别至少也是进士。由于我的家乡没有立墓碑的习俗,人去世之后,就选择一块地挖个墓穴,将尸体装入棺材中掩埋,后人仅凭记忆祭祀缅怀故人。因此,说是古代官员逃难到此,去世后所立的墓碑,从逻辑上讲,似乎有道理,而且有男女之分,似乎更加有可信度。但是墓又在哪里呢?神秘的无名塔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