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青 文/图

1970年出生的巴达拉是鄂温克旗伊敏苏木吉登嘎查的一名鄂温克族猎民。1997年禁猎后,巴达拉和全嘎查的猎民一样上交了半自动猎枪,从此,他便举起了套马杆,成了一名放马的马倌。目前,他在林草结合地域养了300多匹马,成为鄂温克草原上屈指可数的养马大户。

巴达拉出生的伊敏苏木吉登嘎查原来叫猎民队,居民基本都是鄂温克族猎人,巴达拉就出生在这里,爸爸是个猎民,后来又当了本嘎查的嘎查达。巴达拉有兄妹四人,他是老大。1985年,巴达拉在红花尔基中学蒙文班毕业后,便回嘎查当了一名见习猎人。一般刚学打猎的青年人都要先当两年见习猎人,就是跟着老猎人学习打猎,学习在野外生存的本领。这是必修课,达到能独自在野外生存了,那基本上就是合格的猎民了。

见习猎民一般不给发半自动长枪,队里先发给一支小口径枪,先打小猎物,等两年熟悉枪法了,再把小口径枪收回,发给一支半自动步枪,这样就成为一名真正的猎人了。后来巴达拉就成为了嘎查18位有半自动枪证的正式猎民之一。为了做纪念,巴达拉至今一直保存着这个枪证。

成为猎民首先必须和马打交道,和马交朋友。一般的猎人是一人一马一杆枪在大森林中狩猎,马就是自己的亲密战友。巴达拉的姥爷家有一匹放羊的马,很温顺。巴达拉5岁的时候到姥爷家去玩,姥爷就把他抱到了马背上。从此,巴达拉就整天想骑在马背上,姥爷也尽量满足他的愿望。所以,他经常去姥爷家玩,实际上就是去骑姥爷那匹牧羊马。巴达拉7岁的时候已经是名小骑手了,他经常在大人们的陪伴下到附近召开的敖包会、丰收会、庙会上去参加赛马比赛,也曾经获得过奖项。当时爸爸是嘎查达,有一匹好马,巴达拉就经常以给爸爸放马、喂马的名义遛爸爸的马,骑爸爸的马到草原上跑一圈回来。后来,巴达拉成为一名猎民了,也分得了一匹打猎的骑乘马。当时家里有3匹打猎的骑乘马,他和爸爸打猎时轮换着骑。巴达拉最喜欢的一匹马是蒙古马,巴达拉给这匹马取名叫“犭罕达盖”,因为这匹马长得像犭罕 一样,所以取名“犭罕达盖”。这是巴达拉自己调驯的一匹蒙古马,这匹蒙古马性格温顺,有韧性,有耐力。

巴达拉骑着去打猎时在它身上驮着做饭的锅、肉、粮等生活用品,等到森林中的目的地后,巴达拉就把“犭罕达盖”撒开,让它在森林中任意吃草,巴达拉安扎好营地,准备生火做饭的时候,它的骑马“犭罕达盖”好像懂事一样也回到了营地。于是,巴达拉就卸下马背上的粮食、锅等物品,开始架火做饭,“犭罕达盖”也不离他左右,一直陪伴着他。巴达拉吃完饭把剩下的面条给“犭罕达盖”,“犭罕达盖”毫不客气地吃掉了。这匹马像狗一样,人吃的东西它都吃,肉汤也喝。巴达拉给它吃的东西它就不客气地吃,所以“犭罕达盖”的膘情很好。

“犭罕达盖”还参加过许多比赛,耐力和速度都好,经常获得名次。所以,巴达拉很爱惜这匹“犭罕达盖”,把它看作是自己的战友。打猎结束回到家里,有时巴达拉的孩子骑上“犭罕达盖”,看到是家里的小孩子,“犭罕达盖”就会走得慢些,特别是上坡下坡时更是注意身上驮的孩子,唯恐孩子掉下来。巴达拉说,猎民的骑马像这样懂事的很多,因为在山林里,一走就是半个月或一个月,甚至一两个月,在山林里打猎,人与马相依为命,相互都读懂了对方,有了比较深厚的情感,所以猎民与马的感情深厚,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基于猎人与猎马的情感,当1997年国家实行禁猎,巴达拉放下猎枪后,就拿起了套马杆,开始饲养起了马匹。他把自己家养的三百多只羊全都卖掉,买了十多匹本地三河马母马,自己精心饲养放牧这些母马,慢慢地发展到100多匹了。

巴达拉所在的嘎查有70多户牧民,养马的户数有三十多户,一般牧户养马都在30—50匹马左右。

2010年,巴达拉组织本嘎查牧民成立了猎民马产业合作社,有15户牧户参加了合作社,大家联合起来养马,相互交流经验,相互支持,发展马产业,使马产业逐步形成规模。

到2012年,巴达拉的马匹发展到了450多匹,巴达拉的目标是把自己的马群发展到500匹,达到全旗首家养马户。但是,2013年遇到了少有的白灾,没有充足的饲草,大雪封山,马吃不到草,因为雪大,道路阻塞,车辆进不来,外边的草又运不到山里来,所以当年损失100多匹马,马匹的数量锐减。

2014年,出售一岁小马50多匹,今年本来生下小马驹120多匹,但由于白灾影响,小马死亡80多匹,只剩40多匹。现在,巴达拉有300多匹马,距他自己设定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对自己制定的发展目标信心满满。他说有这么好的草场,这么好的条件,上级也大力支持马产业,一定要努力发展头数,争取早日达到养马500匹的奋斗目标。

巴达拉马群里的马主要有两个品种,本地蒙古马有200多匹,三河马有100多匹。其中蒙古马有6匹种公马,三河马有3匹种公马,还有一匹伊犁种公马。巴达拉说,我们当时打猎骑的大多是蒙古马,蒙古马个头小,耐力强,能吃苦,善爬山,抗白灾能力强,这些优点三河马都比不了。所以,巴达拉要多养本地蒙古马,保持这一种群的优势。

改良马在山里不适应,成活率低,所以尽量少养改良马。巴达拉说,马是半野生动物,不能圈养,圈养的马就没有野性了。蒙古马就适应在山里生存,因为冬天蒙古马知道哪里雪厚,哪里雪薄,会自己寻找草场,蒙古马的种马经常领着马群找草场,而三河马就不懂得寻找草场。蒙古马冬天不用喂草料就能过冬,三河马就不行,必须得喂养一段时间。

巴达拉说,养马也有许多难处。比如上世纪末草原上开荒种地,破坏了不少草场,现在恢复起来很难,在这些开荒地上种的草,马不愿吃,没营养,如果不在这些荒地上种草,那么这里就长蒿子,一人多高的蒿子,真是没办法。

另外,嘎查草场周围都是林子,林场在林子周围开荒种树,都是林地了,草场就减少了,牲畜的饲草就少了,林草之间的矛盾很大。

巴达拉作为旗人大代表也多次提交这方面的建议,上级也很重视,但是林草矛盾各说各的理,大家都有理,不好解决。再者,林子里有偷猎者下铁套子套野生动物的,马群进林子后,有的马就被铁套子套住走不动了,最后饿死、渴死在林中了,巴达拉每年都这样损失四五匹马。

另外草原上到处都是废弃的网围栏,有的是围草场的,有的是围林带的,有的是围耕地的,这些废弃的铁围栏成了草原上的垃圾。绊到马腿上马走不动,有把马腿扎坏的,有把马腿的大筋扎坏的,马就废了。

这些都是巴达拉养马的难题和阻力,但巴达拉还是充满着信心和决心。他说大环境好,政策好,有上级支持,养马又是我们猎人的一种特殊爱好,所以,他相信自己养500匹马的奋斗目标一定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