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呼伦贝尔地区,却一直没有机会看草原.外地的朋友都羡慕我,说我生活在呼伦贝尔大草原。其实,我生活在农区,我对草原有种说不出向往。

记得小学课文有一篇《草原》,文中写到:“马上的男女老少穿着各色的衣裳,群马疾驰,襟飘带舞,像一条彩虹向我们飞过来……”。这种景象就像烙印一样,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8月,我接到内蒙古青年影视剧作家培训班的通知,地点,扎赉诺尔。兴奋之余上网搜索了一下当地的图片和资料。初步了解了猛犸象,呼伦湖,新石器的扎赉诺尔人……

客车一过海拉尔,草原就闪现在面前,透过车窗玻璃,极目远望。寻找着草原上的骏马疾驰,襟飘带舞的景象。二百多公里的车程,虽然一直没有看到期待的场景,总算是看到了草原。

讲课的老师是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苏牧,《悬崖》连续剧的编剧全勇先,内蒙古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郭培筠。我课后回到房间便和同屋的邢哥一起交流。利用早饭前,晚饭后的空闲时间,我和邢哥一起漫步在扎赉诺尔街道。以住宿的地方为中心,向北是政府的办公场所,向东是居民区,一排排崭新的楼房,楼区很多住户没有迁入,听说是给矿工的楼房。向西是一个广场,最有特点是中间飞马雕塑。关于这飞马还有一个传说:鲜卑先祖诘汾南迁,一路上遇到重重磨难,他们走到一片苍茫的沼泽地,周围山高谷深,野兽出没,冷人不寒而栗,这时,天空出现了一头形似马的神兽,两肋长有翅膀,发出牛一样的声音。神兽鼻翘犀角,目生龙睛,昂首扬尾。就在大家震惊之时,神兽为迁徙的队伍引路。大家跟着神兽,冲破一道道艰难险阻。拓跋鲜卑族为了感恩神兽,将其图形镂铸于金属带钩之上,用纯金打造了“革带”,称为“鲜卑郭洛带”,又称神兽带,飞马成为鲜卑民族崇拜的图腾。

向南是金龙湖公园,只有在晚6点后,才能免费进入。公园内有一个湖,名叫金龙湖。若是将扎赉诺尔区旅游资源连成线,其形状恰似一条盘龙。而金龙湖刚好位于龙嘴的附近,就像龙吐出的一滴水珠。

沿湖而行,边看,边聊,边拍。当行进到猛犸雕像群的时候,我们不再矜持,快步走向猛犸雕像。看猛犸雕像须仰望,雕像高约5米,体长9米,园中最大的猛犸雕像高达15米。站在这些庞然大物身边,我一米八的身高还不及一条象腿高呢。猛犸象群形态各异,栩栩如生,驻足观看,好像看到了远古猛犸象群迁徙的场景,要不是蚊子的轮番“攻击”,我们还会与这些远古生物隔空对望。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学习很快就结束了。分别之际,写小诗一首:绿草绵延至远方,同窗五日共时光。但承笔墨修文锐,再向枝头献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