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马瑞

8月18日,28名第一代上海支宁人的子女相聚在固原,自发组织、举行纪念父辈“支宁赴固60周年”座谈会。

第一代上海支宁青年、仍在固原生活的93岁的颜桂英,在座谈会上被称为“颜妈妈”。支宁人马吟秋和颜桂英一样,60年前举家从上海来到固原,成为固原棉毛纺织厂的创建者之一。退休后,马吟秋跟随儿子在银川市生活,直到2002年去世,老人把自己留在了宁夏,也把5个子女留在了宁夏。

60年后,马吟秋的女儿——一生扎根在固原教育战线的俞开莲和来自上海的“固原娃”甘永蟾、王家珊等人,组织当年一起生活在固原棉毛纺织厂大院的上海支宁人的子女,大家相聚一堂,致敬父辈、追忆青春。

今年72岁的王家珊老人,12岁跟随父母从上海来到固原,28岁因为工作调动离开。几十年过去,曾经玩耍、生活过的固原棉毛纺织厂家属院以及固原城,始终是王家珊魂牵梦绕的地方。

和俞开莲、甘永蟾、王家珊一样,60年前的幼儿、少年,如今大都年过花甲、古稀,这些人中有的一辈子扎根在了固原,有的在中年时由于工作原因调离,有的跟随儿女生活在他乡。可是无论身在何方,固原是他们永远的牵挂,而有一个日子让他们永远铭记,那就是1958年9月30日。

王家珊说,1958年9月30日,由上海黄埔区棉纺厂、街道办组成的支宁家庭近70家150余人,在欢送的锣鼓声中踏上奔赴祖国大西北——宁夏固原的列车。来到了固原后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创建了固原第一家地方国营轻纺工厂固原棉毛纺织厂。

据《原州县志》记载:当时这些支宁赴固人员来自上海市黄浦区,是若干个分散的、手工业性质的绒线编织小组,为了支援宁夏,1958年,由政府将这些小组整编到一起,合成一个组织,来到宁夏固原后,成立了固原棉毛纺织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