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邹某与被害人郭某某共同合租我区某出租房,2016年12月13日晚上,郭某某在合租房内对邹某实施言语骚扰。当晚22时许,邹某将遭受骚扰的情况告知其男朋友被告人邓某,邓某获知后赶到出租房,以解决纠纷为由勒索郭某某现金700元。

次日凌晨1时许,邓某、邹某邀约其朋友被告人王某及其女友一起吃宵夜,期间谈及邹某遭到骚扰的事情,认为索要赔偿金额过低,遂决定返回出租房再次向郭某某索要赔偿。凌晨2时许,几人共同赶到邹某与郭某某合租的出租房,在郭某某已经熟睡的情况下,王某强行踢开郭某某个人住所房间房门,进入郭某某房间后,王某、邓某以持刀威胁、言语恐吓、暴力殴打的方式要求郭某某再支付2400元,郭某某被逼无奈,同意付款,因身上无现金遂到银行取款,后王某、邓某等人一同与郭某某前往银行取款,途中再次对郭某某实施殴打和恐吓,后郭某某在我区某银行ATM机取款交给邹某。

2017年2月22日,被告人邹某被公安机关挡获归案;当日下午,邹某按照办案民警安排,电话通知被告人邓某、王某到公安机关,后邓某、王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经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邓某、王某、邹某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殴打、持刀威胁的方法,以解决纠纷为名,强行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邓某、王某强行进入郭某某房间劫取财物,该房间系郭某某独立生活和外界相对隔离的空间,该案系“入户抢劫”,依法对被告人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邓某、王某主动归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邹某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邹某协助民警通知王某、邓某到案,系立功,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邹某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王某有犯罪前科,酌定从重处罚。根据邹某在本案中的具体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对其适用缓刑。据此依法判处被告人邓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被告人王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被告人邹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

法官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入户抢劫”是指为实施抢劫行为而进入他人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包括封闭的院落、牧民的帐篷、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进行抢劫的行为。

构成入户抢劫必须具备下列三个条件:一是“户”的范围。“户”即住所,其特征表现为供他人家庭生活和与外界相对隔离两个方面,前者是功能性特征,后者是场所性特征。二是“入户”目的的非法性。“入户”必须具有进入他人住所的非法侵入性,即进入他人住所须具有非法目的。抢劫行为虽然发生在户内,但行为人基于某种合法、正当理由进入他人住所,临时起意实施抢劫的,不属于“入户抢劫”。三是暴力或暴力胁迫行为必须发生在户内。记者 余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