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苏兰

  从2004年的那个教师节开始,每年的教师节,我们几位老师,总能收到那个学生的祝福,从未间断。

  我能清晰地记起这个学生的模样:短短的头发,眼睛不算大,有点偏黑的脸色,偏瘦的身躯穿着有点偏肥偏大的校服。她学习很认真,成绩也很好,尤其是字,写得工整有力。那时她眼睛里常带着一些忧郁,没有那个年龄的孩子常有的活泼和任性。

  秋季开学,她上初二。我在改暑假的日记作业时发现了一段她对家庭情况的描述。她爸爸脾气变得很不好,经常发火,妈妈经常抹着眼泪在地下室里做缝纫活,哥哥需要钱去外地上学,她交书本费的钱,爸妈都要发愁,她不想上学了,她觉得上学给家里增加负担了。读到这里,我再也放心不下,我找到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她的数学老师,我们俩一起去进行了一次家访。当时只有她妈妈自己在家,她妈妈说,孩子的爸爸没有工作了,自己是家属,平时接点儿缝缝补补的缝纫活贴补家用,挣不了几个钱,现在上初中都要供不起了。说着这些,她的妈妈还抹起了眼泪。我立即向学校汇报了这个情况。

  那年教师节前一天的上午,学校领导叫上我和她的数学老师以及她的班主任一起商量怎么帮扶她。班主任说:“再难也难不过我们当年,这个学生的励志工作我来做!”数学老师说:“我们住一个小区,我和女儿不大穿的衣服可以送给她们母女。”我说:“她是我的课代表,我可以经常用文具奖励她的责任心。”学校领导说:“我们尽量帮她父亲找份工作。咱们默默进行,保护好孩子的自尊心。”

  下午,领导让我带她过去一趟。原来,助学单位到学校进行教师节慰问时听说了这件事,给她父亲提供了一份工作!

  她再次来到我身边时,一扫愁容,那张小脸换上了幸福的笑容,是那么美好!她趴在我耳边,说了声“老师,谢谢!”,并分明地用头轻轻蹭了一下我的额头。一种做教师的幸福感传遍了我全身,我拉过她的手,轻轻告诉她:你安心学习,有困难告诉我。她郑重地点点头。

  那一年的教师节庆祝大会上,学生朗诵的教师节献辞,我第一次深受感动,觉得那绝不是溢美之词。那些赞美,很多老师当之无愧;那些赞美,是学生和社会对我们教师的期待!教师为学生做的一件小事,也许就能改变她们的命运。

  她后来考上了免费师范生,又读完硕士研究生。如今,她已经在青岛的一个学校里当老师。她告诉我她参加工作的消息时,这样说:“老师,我长大了,我成了你。”

  和我一样,她也在过教师节了。她的经历经常让我记起那一年的教师节。今年的教师节,我准备告诉她:教师的最大幸福,莫过于成就学生!

  (作者系东营市胜利第六中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