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笛

  1998年9月我背上书包,一脸童稚,走入胜东小学。17年后的2015年9月,我摘下书包,踏入锦华小学,成为一名光荣的语文教师。

  入职后第一天,走在红墙青瓦的锦华小学,我的思绪不禁飘回自己的小学时光。那时候我狂热地热爱语文。课上总是正襟危坐,一双眼睛从不离开我最亲爱的老师;课下总喜欢跟在老师身后,叽叽喳喳似一只多嘴麻雀,哪怕老师一个眼神,敏感细腻的我也能揣测许久。模糊中,我看到我的第一批孩子们向我围拢过来。他们有的活泼大胆,冲我扮着鬼脸;有的谦虚有礼,一句甜甜的“老师好”脱口而出;有的胆怯谨慎,身影总是闪躲在伙伴的身后……我有些恍惚,曾经的那个我怎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呢?

  很快,我与他们的相处开始了。我学着我的班主任那样教给他们校园礼仪、课堂纪律,“校园里不要追逐打闹”“上课发言要举手”。学着语文老师握着他们的小手写下第一个韵母“a”,学着诵读老师那样教他们读一句“江南可采莲”……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分不清我究竟是在上课还是在重复我的老师的动作。老教师告诉我,一开始的课堂几乎都是在模仿,模仿你听课的老师,她的一举一动,她的神态语言。而我觉得,我是在致敬我小学时最崇拜的语文老师吧。

  我们班里有一个女孩子小萱,她很轻易地就能让我想起我的小学时光。小萱善良细腻,语文课上遇到擅长的问题,她总会向我投来坚定的眼神,碰到难题她会把头深埋,恐因自己的无知让我失望。因为我的一句“要把字好好练一练”,她埋头苦写一暑假,再开学时书写惊艳全班。数学老师几次跟我交流小萱学习上有些困难,我似曾听到当年我的数学老师的评价,心疼不已。她帮我拿作业时,我不经意地提起数学学习要更用功才好,不想她未丰满的羽翼被雨珠打湿。

  成为老师已三年了,我突然发觉,哪是只有小萱一个像极了小时候的我呢?班里每个学生身上都有当年我的影子:跳高总是碰竿不敢再尝试的我;测验时遇到《三国演义》相关题目偷瞄同桌试卷的我;大家高声齐唱时走神儿歪头望向窗外的我。固执的、胆怯的、明媚的、勇敢的……那一个个形容词堆砌起来,才组成今天的我,而当年的老师总是包容而温和地待我。

  又是一年九月,在胜利教育既度过了学生时代的我,又骄傲勇敢地踏上讲台。在园丁的热土上,我是幸运而不同的。我试图把过去受到的恩惠施与现如今孩子们,传承老教师们历久弥新教育方法;我也努力践行新的教育理念,和孩子们共通共感,真正去理解帮助他们,让孩子们感受到我曾经拥有的那种幸福。

  (作者系东营市胜利锦华小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