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有三口人,媳妇是“过去时”,曾经的大学文学老师;我是“现在时”,一个从业18年的美术老师;还有一位小朋友,立志想成为教师,是“未来时”。家里七大姑八大姨从事教师行业的不下十余人,也算是名副其实的教师之家了。

  我们一家三口对自己的教育水平非常自信,随时随地都处于打鸡血的“传道授业解惑”的状态。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我们这一代未竟的志向全部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曾经的文学老师,他妈妈,网上各种“买买买”。每个月书跟不要钱似的往家里寄。书柜里、书桌上、窗台上甚至床头都摆满了绘本。晚上睡觉时,需要拨拉开各种书才能找到安睡之地。

  我则在家里每一面墙上,都贴满了莫奈、吴冠中、范曾等中外名家的画作,美其名曰:审美要从娃娃抓起。从儿子能直立行走开始,家里的家具、墙壁、床单就遭到了彩色画笔的“屠戮”。

  至于成效,好像是有的吧。儿子1岁之前只会用书来磨牙、擦口水,现在,已经把读书当作他每天的人生大事来完成了。晚上没有看书不睡,没有看完书不睡。现在,他不仅能认字看书,还能自己到当当、京东、亚马逊选书。至于一些诗词,更是信口拈来。见到落叶的时候会说“无边落木萧萧下”,走过小桥的时候会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有时还会随机出题考我,刁钻的问题让我这个当父亲的张口结舌。

  至于把儿子培育成美术家的理想,早就不存在了。每当我想在绘画上碾压他的时候,他都会说:“你画的这是什么,比我们幼儿园老师画得差远了。”然后就躲到角落里画自己的画去了。稍稍给他的作品提出点建议,他都会模仿动画片中的“你这种愚蠢的凡人”的高傲表情,令我落荒而逃。好吧,画得怎么样没什么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

  儿子现在虽然只有六岁,但已经很有自己的主见了,将来也未必会循着我们的教育理想走下去。但只要他爱阅读,爱生活,能在生活中感受到美,享受到美,我们的教育理想就不算落空,教育之路就没有“跑偏”。

  (朱晓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