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金融时报》9月10日报道,野村证券发布的一项最新指数报告显示,随着投资者对近期土耳其和阿根廷货币危机蔓延的担忧加剧,包括斯里兰卡和南非在内的7个新兴市场经济体正面临汇率危机的风险。根据野村的“达摩克利斯指数”(Damoclesindex),斯里兰卡、南非、阿根廷、巴基斯坦、埃及、土耳其和乌克兰目前面临的风险最大。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金融学教授吴信如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几个国家的汇率危机是国际国内综合原因造成的,从外部因素来看,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背景下,这些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加大了这些国家对外汇的需求,在没有充足外汇储备情况下,央行无法维护汇率稳定,该国货币就会贬值。

“从内部因素看,如果这些国家能有稳健的外汇管理制度就不至于如此。如果它们的外汇管制比较严厉的话,不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和货币兑换行为。”吴信如说,例如阿根廷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为汇率危机的积蓄创造了条件。

至于和这些国家有贸易投资关系的中企怎样避险?吴信如分析说,中企若要把人民币资产和美元资产换成以这些国家货币形式存在的金融资产,在目前的情况下会因货币贬值而面临资产缩水风险。例如,企业如果买了土耳其债券就会面临损失,“但如果企业购买的是该国实物资产例如产权等,只要企业经营情况还好,就损失不大。”吴信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