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显静

因为扶贫工作,我多了一家“亲戚”。说是“亲戚”,其实并不是我的七大姑八大姨,这称呼是我对我分包的贫困户的昵称。因为经过走访交流,在我们彼此心中已流淌着一种浓浓的亲情。

当初,听说要我参加扶贫工作,我在心里直犯嘀咕,作为公职人员,依靠工资养家糊口,我靠什么扶贫?我有什么能力去扶贫?带着些许忐忑和惶恐,我与单位同事一起走进构林镇后张村,见到了分包的贫困户——周召显老人。老人家70多岁,妻子三年前去世,三个闺女都已出嫁,唯一的儿子车祸去世,儿媳妇改嫁,老两口一手把孙子抚养长大,孙子现在在外打工。通过初次的接触,我发现老人没有等、靠、要思想,对党和政府很感恩。

在2016年4月的一次走访中,我发现周召显家大门紧锁,经询问邻居得知老人生病住院了,我立即与老人联系,得知老人高血压引起头晕,正住院治疗。我为老人讲解了贫困户医疗报销相关政策,并根据自己多年来积累的保健知识,叮嘱老人在饮食起居上的一些注意事项,安慰老人安心养病,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2017年10月初的一天,我再次深入周召显老人家中走访,“妮啊,你咋恁长时间没来了(有两次来老人没在家)?听说你最近提级了。”大老远听到声音,我抬头一看,是周召显老人在和我打招呼,我顿时有些语塞,而暖流却在心里流动,我回答:“是的,我最近提正科了。”在老人家中,我为他详细地制定了脱贫计划。回单位的路上,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一个快80岁的农村独居老人,既不识字,又不走街串巷,他竟然知道我提级了。

原来,因多天没见到我,他不断向村干部询问我的情况。而最使我不能平静的是,当我听到“妮啊”二字时,我的内心是何等的温暖。这一次经历消除了我对扶贫工作的纠结,这种称呼也彻底改变了我对扶贫工作的态度,我好像找到了扶贫工作的另一种方式——亲情扶贫。

随着一次次进村入户,我和老人从谈扶贫政策、脱贫方法,到谈国家大事、家长里短,完全没有当初的拘谨和生硬,每一次入户我和老人都像亲人一样沟通交流。我感觉我和老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在改变,什么干部和群众?什么帮扶人和贫困户?再一次见到老人时,我真切地对老人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就是您亲闺女。

2018年春节前夕,我家弟兄姊妹们都在忙着为老母亲置办年货,而我却想到了周召显老人。腊月二十六,我为老人买了新棉衣和生活用品,带着我的孩子去和老人一块“过年”,老人感动地几度哽咽。今年九月初六是老人80岁生日,我在心中早早就筹划着到时候带上孩子去为老人过生日呢……

眼下,在各级政府的帮助下,老人的各项保障措施已经到位,孙子在外打工月收入3000多元,已经符合脱贫条件。到2020年,贫困户要全部脱贫,我国要全面实现小康,而我又有了新的纠结,扶贫工作结束了,我舍不得我的“亲戚”怎么办?一次帮扶情,一生帮扶情,我要帮扶到老人的百年之后。

(作者单位:市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