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发展新的历史起点上,企业合规经营是中国发展阶段转换、企业转型升级、践行‘一带一路’倡议、适应国际环境风云变幻的迫切需要。”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中国贸促会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副主席朱宏任在会上指出,只有坚持公平竞争、互利共赢理念,实现合规经营和可持续发展,企业才能赢得在国际市场竞争中的合理地位和话语权,为经济全球化和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发展做出贡献。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际经贸规则逐渐扩展深化,一方面促进了全球市场自由化、便利化,另一方面推动了新的法律法规建立,对于企业合规的影响深远。“合规经营已成共识,企业加大合规管理力度势在必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强调,要高度重视中国企业国际化合规经营,着力解决合规意识与文化缺失、合规能力不足等突出问题,准确理解全球经贸规则的重塑及其对合规经营的影响,把合规作为企业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快提升企业的合规意识和合规能力建设。

企业不仅要合规,还要找对合规的方向。中国贸促会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副主席王志乐表示,企业要实现从国内合规到全球合规。走出去的企业要实现想融入全球价值链,就要先遵守世界通行的规则,企业要从单项合规到全面合规。合规的内涵在不断扩大,反腐败、反洗钱、反垄断、数据保护、知识产权等都属于合规范畴,企业要从制度合规走向体系合规。企业先以风险导向建立合规制度,再进一步建立完善的合规组织体系和运行机制,并通过持续合规形成合规文化,从企业自身合规到合规联合行动。

在企业如何建立系统化合规管理制度上,朱宏任建议,企业要顺着资金链、供应链、人事流动链三个链条,围绕投资、并购、采购、销售等重要环节,形成适应本行业、本企业特点的风险防控体系、人财物监管制度、员工行为守则和业务流程标准。在合规管理制度的落实中,要赋予财务、风控、法务等内部监控部门高度的权责,并加强他们与其他各业务部门之间的相互支持与配合,从事先决策到事中监督,再到事后评价,做到合规管理上的无缝对接,尽力消除合规管理盲区和死角,对违反合规要求的人与事,要以零容忍态度做到及时公开、严肃处理。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参赞孙劲建议,企业要树立合规经营意识,不走所谓的捷径。加强对外国法律和规则的研究,有效识别、预判法律和合规的风险,做好风险防范和应对的预案。重视纠纷解决条款的签署,善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

“想要做好合规,一定要深入企业一线,去了解各环节具体是怎样开展工作的,在此过程中了解他们到底有哪些风险。”上汽大众集团GRC高级总监曾学建表示,很多企业合规工作定位不准确,容易被当做审计或监察部门,令业务部门员工很反感,不会去主动暴露他们的风险。因此,合规部门做出来的风险报告、制定出的管控措施可能对企业业务毫无作用。只有合规工作深入一线,才能令业务部门员工深切地感受到,合规工作确实是帮助他们,而不只是在监管他们。

此前出现的德国大众的尾气门事件就给我们敲响了警钟。2015年9月,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商德国大众(Volkswagen)利用“作弊软件”通过美国尾气排放监测的事件,成为该企业成立78年以来最大丑闻。随着该事件的持续发酵,美国、巴西、韩国、印度等多个国家相继对大众罚款近140亿欧元。与此同时,大众股价的暴跌导致其市值缩水300亿欧元,加上大众汽车将在全球范围内召回和整改车辆的费用,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可能要求的索赔,其损失总额估计高达650亿欧元。

“事件发生后,德国大众包括董事长在内70%的董事会成员,质保部、研发部所有高管全部集体辞职。”曾学建表示,尾气门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是员工在测量尾气排放的软件上造假,如果合规人员不亲自了解这一环节,很难找出风险点,这也直接导致合规体系很完备却没法得到很好的执行。

如何判断企业合规管理和日常经营是否已经密切相连?中国贸促会合规专家委员会专家郭楠建议企业内部应做好合规趋势的评估,以检验合规工作是否起到效果。

“企业内部合规趋势评估应以经济、有效的方式来做。”郭楠表示,首先企业要做一个合规运行状态的评估,保证合规管理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审计合规人员将评估结果直接汇报给公司的CEO,甚至可以跨过CEO直接汇报给公司董事会。其次,合规趋势评估应基于事实或数字,更直观也更有说服力。再次,评估工作要根据企业工作不断调整,重复进行。最后,评估结束后,其他职能部门给出一些改进建议。

郭楠举例说,企业可将合规管理工作制成技术报告,分部门列出基于事实的合规数字,再交给企业管理层去作为决策依据。企业还应定期将这些资料导入数据库,随着时间积累,可以形成全球合规案件数据库。等到企业海外投资前,需要合规部门出具合规意见时,可以把系统内目标国的数据和合规案件全部罗列出来,分析合规趋势,观察出风险所在,为企业领导层的工作方向做出指引。同时,也能观察出每一个合规案件的复杂程度、解决时长、工作效率、纪律处分情况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