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总统签署了《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该法案将现有的美国出口管制实践纳入了立法,扩大了美国出口管制法的适用范围,增加了对美国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控制。有业内人士指出,ECRA的核心目的为确定新兴与基础技术并对其出口实施管制。甚至有人认为该法案是针对中国技术出口的最新限制措施。

“要求识别并建立对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国内转让适当的监管措施,是ECRA中最重要的变化。”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汤伟洋指出,ECRA对新兴及基础技术的定义是该项技术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且其不属于《国防产品法》及其修正案中特别列举的任何其他类别的“关键技术”。

“ECRA将该技术在其他国家的发展情况、出口管制实施后对该技术在美国发展的影响、限制该技术向外国扩散的出口管制效果作为识别新兴及基础技术的重要考量因素。”汤伟洋表示,虽然政府机构还未明确具体的技术清单,但根据法案讨论过程文件可以推断出,人工智能、机器人、增强现实技术和虚拟现实、金融技术、网络技术、高级航天技术等极有可能被认定为新兴及基础技术。一旦相关技术被识别为新兴和基础技术,美国商务部将对这些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国内转让实施适当管制。

“ECRA着重加强了对禁售武器国家的许可审查,要求美国商务部长、国防部长、能源部长和其他联邦机构加强对向美国和联合国禁售武器国家的出口、再出口或者国内转让许可申请的审查。目前在美国禁售武器名单上的国家主要包括:中国、白俄罗斯、缅甸、伊朗、古巴、朝鲜、叙利亚和委内瑞拉。”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迪指出,上述武器禁运国家中只有中国是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因此该规定被普遍认为是对中国“量身定制”的出口管制要求。

据了解,ECRA同时修改了对违规行为的民事处罚条款。修改前的最高民事处罚是每次违规罚款约29万美元或者交易价值的两倍,以较高者为准。ECRA将最高民事处罚修改为:每次违规罚款30万美元或者交易价值的两倍,以较高者为准。最高刑事处罚保持不变,为20年监禁或罚款100万美元或两者并罚。

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汤伟洋建议在美投资或与美国有技术合作的中国企业,关注相关法案的更新及对自身的影响,过去一些不需要审批/许可的技术合作/投资或将因新法案而被要求通过审批/许可。

从美国获得高科技技术和产品的企业,也应满足出口管制合规要求。“企业有效和高质量的合规制度将会是赴美投资获得许可和批准的前提,有效的合规控制也将是企业不慎违规情况下减轻处罚的重要考虑因素。”汤伟洋说。

(穆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