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纪念“一带一路”倡议在哈萨克斯坦提出5周年商务论坛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习近平在祝贺视频中表示,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众多国家政策协调不断加强,重大经贸项目加快实施,基础设施联通网络正在形成,产业和金融合作稳步推进,各国民间往来更加密切,为各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福祉。

贸促工作涉猎“五通”

“‘一带一路’建设在于五通。”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投资研究部主任刘英奎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策沟通体现在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战略沟通、高层互访;设施联通体现在中国参与了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铁路、港口、航空的建设;贸易畅通体现在各国之间关税进一步降低,贸易便利化提升;资金融通体现在中国发起建立了亚投行,成立了中非合作基金、丝路基金等,为相关国家提供建设资金;民心相通主要体现在科技、文化、人文、教育方面的交流合作。

据刘英奎介绍,中国贸促会作为全国最大的贸易投资促进机构,全面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这五个方面都有所涉猎,在有些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政策沟通方面,通过企业、商协会渠道,贸促会把各国企业家、工商界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相关建议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以促进政策进一步完善优化。”刘英奎说。在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方面,贸促会促进了沿线国家的贸易、投资便利化,这是贸促会的重点工作。贸易领域,贸促会加大办展力度,促进工商界对接合作,加强贸易发展。投资领域,贸促会促进中小企业走出去,到境外投资项目。在民心相通方面,贸促会将中外企业界、工商界意见和建议深入调研,加强沟通。

多双边合作机制不断推进

“当前贸促会正在不断深化改革、放大职能作用,包括不断设立驻外代表处。”刘英奎说。截止到目前,中国贸促会在海外设有30多个驻外代表处,包括驻海湾地区代表处、驻德国代表处、驻日本代表处、 驻美国代表处、 驻墨西哥代表处、 驻俄罗斯代表处、驻泰国代表处、驻阿联酋代表处等。

不仅是驻外代表处,贸促会的多双边合作工商机制也更加完善。据刘英奎介绍,贸促会与阿拉伯、东盟以及中东欧等地区之间的工商界都建立了工商合作机制。比如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高峰论坛是由贸促会牵头,服务于中国和东盟之间自贸区建设和经贸合作。

截至2018年9月,中国贸促会工商合作机制总数达342个,涵盖马来西亚、泰国、俄罗斯等国家,实现与中国贸易额10亿美元以上国家和地区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全覆盖,基本建成了覆盖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区域大国、重要新兴市场和我周边国家的机制化合作网络。在2018年,贸促会已与南非商业联合会、瑞士贸易与投资促进署、奥地利-中国商业协会、加拿大蒙特利尔投资促进局、拉美经委会、澜沧江-湄公河商务理事会等机构和组织建立了33个工商合作机制。

据悉,贸促会已与41个政府间合作机制开展对接,涵盖阿联酋、中东欧等,基本覆盖各大洲的中国主要经贸伙伴和重要多边区域合作机制。其中,作为中国—拉美加勒比共同体论坛中方委员会成员单位,贸促会积极组织经贸分论坛等活动;受邀参与中国与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中国埃及经贸联委会、中泰经贸联委会等政府间机制的年度会议,贸促会相关工作内容和提议均被纳入会议纪要;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B20中国工商理事会、上海合作组织中国实业家委员会等多边工商合作机制,作为政府间多边合作机制的配套组织,同期同地配合政府间合作机制举办工商界活动。“刚刚举办的中非合作论坛的配套活动中,贸促会作为主办方之一,发挥了重要作用。”刘英奎说。

贸促服务水平有待提升

与此同时,刘英奎也表示,贸促会的多双边机制建设还有待进一步加强,特别是对于新兴市场,需要进一步提升经贸合作水平。此外,贸促会驻外代表处还不够广泛,数量不到40个,还满足不了国家对外合作的需要以及企业走出去的需求。

刘英奎认为,为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工商合作,贸促工作大有可为。首先在政策沟通方面可提供更有力的服务,加强代言工商;其次对国内工商界可加强调研,理清中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需求;再次对国外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相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些政策不完善或对中国企业有限制,需进一步调研,反馈给国家对外经贸政策制定部门,加强双方沟通,帮助走出去的企业进一步融入当地市场。

他还表示,贸促会也需要加强会展业务,深化引进来走出去,多办品牌展,带动沿线国家贸易投资进一步发展。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环境不尽人意,贸易纠纷经常发生。“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在这方面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仍需要进一步加强。”刘英奎说,这将更好地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法律保障,维护企业海外合法权益。

此外,企业参与“一带一路”迫切需要信息服务,比如:国外市场需求以及哪些领域可以对接,国内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缺乏有效、准确、有效的信息。“贸促会已经建立了工商合作机制,可充分发挥这个作用,将有效的经贸信息传递给中小企业。”刘英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