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三零”政策成为特朗普政府在对外贸易领域的一面新“大旗”。9月7日接受采访时,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尽管处于贸易战的状态,美国仍然与中国继续谈判,但美国的要价很明确——“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停止知识产权侵权,美国人的公司美国人自己拥有”。8月30日,欧盟表示,愿意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取消包括汽车在内的所有工业品的关税。更早时间,欧盟与日本达成的自贸协定也将在数年内互相取消高达99%的进口商品的关税,特朗普政府据此也要求尽快与日本达成类似协议。

外界看来,美国抛出的“三零”政策似乎与去年以来秉持的课征高额关税的贸易保护主义做法“风马牛不相及”,是美国贸易政策的很大转向。其实,“三零”政策并非特朗普政府原创。早在2002年,美国贸易代表就曾表示,要求在2015年左右实现WTO成员间的零关税。这毫无疑问地在当时被多数WTO成员嗤之以鼻。在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缓慢复苏的国际贸易正在被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搞得步履蹒跚之时,美国政府挥舞“三零”政策并步步紧逼主要贸易伙伴就范,这是意欲何为?

国际贸易是以比较优势为前提的。WTO允许一国通过课征关税的方式抵消或降低国外具有比较优势产品对国内产业和产品的竞争力以给予保护,并适度增加财政收入。这也是为什么WTO成员中发展中国家目前的关税水平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原因所在。比如印度的工业品平均关税水平为15%左右,而美国的平均关税为2.4%。因此,零关税与零壁垒就意味着发展中国家要更加开放,让出更多的国内市场,他国具有竞争比较优势的产品得以“长驱直入”。因此,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绝不支持零关税零壁垒政策一点都不意外。

因为,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不符合当前全球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水平不平衡的现实。特朗普政府力推“三零”政策意在借此逼迫更多贸易伙伴向美国开放市场,向美国让利。对此,WTO的发达成员也并不情愿。欧盟尽管表示“愿意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取消包括汽车在内的所有工业品的关税”,但最终落地并非易事。毕竟欧盟各成员国因为产业结构不同而利益诉求千差万别。至于零补贴,欧盟能够在多长时间内完成立场协调而取消多年来给予农产品的高额补贴也存在变数。

实际上,特朗普政府在全球范围挑起贸易战,其核心目的就是以实现相互对等为说辞,要求获得对更多国家更低乃至为零的关税、壁垒与补贴。在处理与中国的贸易战问题上,美国政府从不讳言是这样的结果导向。

零关税对中国的冲击并不大。目前,中国实际的贸易加权平均税率只有4.4%,已经非常接近发达国家,美国是2.4%,欧盟是3%,澳大利亚是4%。今年以来,中国主动降低了部分商品的进口关税并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2017年全国税收收入为144360亿元,其中的海关关税收入只有2998亿元。

在非关税壁垒领域,美国针对中国产品采取的措施远比中国针对自美国进口的产品更多更细。比如更多的技术法规、产品标准、合格评定程序、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不合理的反倾销等贸易救济措施、服务贸易准入和经营限制等。而中美在补贴领域的分歧则难以弥合。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政府通过产业政策、财政补贴、准入限制、廉价信贷,乃至直接订单等手段支持中国企业,从而导致美国企业和产品在中国和全球市场都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这纯属不了解实际情况的妄加指责。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本质上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并未发生任何改变。因此,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三零”政策,我们必须“不畏浮云遮望眼”,看到“三零”政策背后的本质与意图,在国家核心利益上绝不退让,维护好自身的权益,做最大努力,同时也做好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