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最热的那些天,宝坻双馨评剧团一直在送戏下乡。早上五点多钟,双馨评剧团的演职员们往车上装演出道具。七点整,由一辆舞台车、一辆服装道具车、两辆拉着38名演员的中巴车组成的演出队伍,浩浩荡荡地从口东开发区的剧团驻地出发了。

剧团要到黄庄镇王木村去演出,王木村是今年我区文化惠民演出的第14个“点儿”。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后,车队到达了王木村的村委会,演职员们顾不上休息一会儿,开始忙碌着在广场上搭建舞台。因为人手少,演员们既要唱戏,又要充当搬运工。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气温为37度。随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高,演职员们个个汗流浃背。一直到上午11点钟,舞台才搭完。下午的第一场戏是《茶瓶计》,主演是来自内蒙古的青年演员王立波,王立波从上午9点就开始跟着布置舞台,由于天气太热,舞台上上不了妆,中午就到村委会去化妆,为即将开始的演出做准备。

午饭从村里的日照中心做好了,拎到村委会,演员们仨一群俩一伙,一边吃饭,一边交流着演出的细节。下午三点,锣鼓铿锵地响起来,评剧《茶瓶计》开演了。村里和周围村镇的戏迷,或是打着伞,或是躲在广场边上几棵树下看演出。有的戏迷甚至是从别的区县专程赶过来的,为了看上一场大戏,不顾酷暑也是够拼的。戏迷的热情比天气还要热,激励着全体演员。毕竟天气太热了,演员们在演出的时候,都隐隐有一种担心,唯恐中暑致使演出中断。在这里,每一个演员都是无可替代的。演出过程中,行头都湿透了,黏糊糊地贴在身上。走下舞台的演员,无处逃避大太阳,便躲在台子下边凉快一会儿。但还是有两个演员中暑了,他们在台下服用了避暑药,稍事休息,又上场接着演出。

追着剧团看演出的戏迷,发现舞台上一个打灯笼的“龙套”非常眼熟,特别像另外一出戏的主演。今天跑龙套的是剧团的台柱子,今年50岁的艾丽君。戏比天大,在双馨评剧团里,一个人身兼数个角色,一会儿是主演,一会儿又成了不起眼的小角色。文化惠民演出开始,几乎每天都有艾丽君的戏,家住在河北玉田的艾丽君从来没因为个人或是天气原因耽误过演出。她说宝坻评剧氛围好,政府重视,百姓喜欢,演员有了“用武之地”。为了喜爱的评剧事业,她曾经连续一个月,每天带着身体不好的婆婆来宝坻演出。现在婆婆去世了,她可以安心唱戏了。下午的龙套角色,正好可以歇歇嗓子,为晚上主演《花为媒》蓄积力量。

38名演员的剧团,每一个人都是“艾丽君”,他们克服个人的困难,不畏寒暑,把一出又一出的大戏奉献给戏迷们。看哪,舞台下从宁河赶来的戏迷又来了,他们开着一辆大发车追着看,从大白街道追到牛家牌镇,又从牛家牌追到大唐……下午看完演出不走,到附近的餐馆吃点饭,晚上接着看。宝坻本土戏迷的热情更是高涨,在牛家牌演出时,因为演出地点离家远,戏迷们带着干粮来看戏。“只要有观众,戏就不能停!”这是双馨评剧团喊出的口号。所以,今年精心准备的144场文化惠民大戏,只要天上不下刀子,就要按照预定的计划,将传统大戏全部送到戏迷的家门口。

第二场演出从晚上七点开始。下午的大戏进行两个小时,演员们稍作歇息和调整,马上就得投入到晚上的演出中。晚上的剧目的是《花为媒》,艾丽君的主演。没有了毒辣的太阳,广场上人山人海,村子都空了,人全跑出来看戏。但是溽热依旧没有消退,凤冠霞帔的演员们,一方面经受着溽热的考验,一方面还要忍受蚊虫的叮咬。舞台上的灯光,引来一批又一批的蚊虫,身体裸露的部位成了它们的美食。因为在表演中,即使被蚊虫叮咬了,也不能做轰赶的动作。一出戏唱下来,身上全是被蚊虫叮咬的红包。

一天的演出结束,演职员们收拾好道具,已经是深夜了。剧团的车队,沿着来时的路往剧团的方向走。车灯照亮乡间的小路,路旁稻田的水稻,一两声蛙鸣从田间传来。车上的演员无心欣赏乡野的情趣,太疲惫的他们,靠在座椅上睡得东倒西歪,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下…… 记者霍君 摄影薛颖 赵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