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秀

我四岁那年,李白从山东来到我家,不知为什么,她特别不喜欢孩子们在一起嬉闹、玩耍。爸爸妈妈上班,她就不让我出去和小伙伴玩儿,总是让我听她唠唠叨叨地讲故事。

这个李白可不是那个从唐诗中走出来的李白,一个字也不认识的她可不会讲铁杵磨成针的故事,她哼哼呀呀的山东口音,我甚至有些还听不太懂。

她说到一个孩子的妈妈喊他回家时,那个妈妈说:“文桌儿,文桌儿!”我嘲笑她说:“文桌儿,多难听的名字啊!”她解释说:“不是文桌儿!是文忠!俺们山东都这么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摇着她脑后的疙瘩纠儿问。她不好意思地说:“俺没名字,俺们村上的女孩子,都没有名字。”后来,听妈妈说,那个年代的女子大都不读书,家里人也就不给她取名字。

原来是这样!我想起唐诗《静夜思》的作者叫李白,恰巧她也姓李,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李白。多好听啊!她听了,笑得前仰后合的,连连说好。她就这样有了名字。然而,爱玩儿是孩子的天性,她的故事有时听腻了,我就和她恶作剧,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我开心死了。

夏天的一个午后,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害怕极了,躲在她怀里,哭着说:“李白,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做听话的好孩子……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那一刻温暖而安全!

我慢慢地在她的故事里长大了,懂事了。她讲的那些故事,爱憎分明,用现在的词说,都是充满正能量的。其中有善良的白狐狸从陷阱里救出猎人的;懒惰的小花猪被骗走的;小金鱼冒着危险找妈妈的等等。更多的故事,是讲她自己的童年。她有一个的漂亮表姐,当时,日本鬼子在村里烧杀掠抢,家里人就把她嫁到了很远的地方,从此杳无音信,每次讲到表姐,她的眼里都噙满了泪水。

她说她这一辈子,最羡慕在他们村里住的女八路军了,剪着短发,和男人一样背着枪。我问她怎么不去参加八路军呢?她无奈地伸出一双小脚。

去年,我和姐姐走在街上,我突然问她:“你想不想吃一碗香喷喷的羊肉面啊?”姐姐一脸雾水。“哦!是李白老师说的。”我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想起了李白的故事。

对,就是那首她操着山东口音哼唱的:“独棵树,靠湾崖,黑天做梦姐姐来,我问姐姐吃什么,姐姐爱吃羊肉面……”

记得那年的冬天她病了,不吃不喝,也不能讲故事了,我的心里第一次感到了空落落的。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给她喂了一口水,看着生病的她,我想给她讲了一个故事,想让她高兴,快点好起来。

“小白兔和姥姥相依为命,姥姥病了,老神仙说有一种药能治她的病,从没有离开过家的小白兔,跑遍所有的地方都没买到这种药,后来历尽千辛万苦,在山上采到了……姥姥的病治好了,她们又能高高兴兴地在一起了。”她听完就哭了,我也哭了。

其实,这个故事中的小白兔就是我,那个姥姥就是李白!是李白的那些故事给了我蓝本,是李白的那些善念给了我启发。这个故事,成了我文学创作中我最骄傲的处女作!

李白,我的姥姥,也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