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黑龙江水系的松花江下游,有一条主要支流,名字叫汤旺河。

汤旺河发源于我市乌伊岭局辖区中北部,被誉为松花江干流的北岸第一河。

汤旺河流经500余公里,流域面积达20000平方公里,如此丰富的水力资源,润泽了茂密的森林,也滋生了许多的故事。本期起,我们特邀曾经生活在北岸第一河的当年的“渔者”,讲述汤旺河里的鱼习鱼性以及当年撒网河上的渔事渔趣。

——编者

小兴安岭的溪河里,有一种叫青鳞子的鱼,此鱼嘴阔牙利,鳍长如翅,但肉质最是细嫩鲜美;这种鱼对水质十分挑剔稍有污染,再无踪迹,青鳞子的另一特性是不喜在稳水中生活,乐在湍急处逐流——

小兴安岭北坡,库尔滨河与乌云河里的鱼多,鱼的种类也多。

有一种叫青鳞子的鱼,鱼鳞青白,肉质最是细嫩鲜美,清炖,几乎不必添加过多调料,只放些许的盐就够鲜香。

青鳞子的学名叫铜罗,它是是黑龙江冷水鱼“三花五罗”中的一种,这种鱼对水质十分挑剔,若水被污染,便迁移得影去无踪。

青鳞子有个特性,不喜在稳水中生活,乐于在湍急处逐流,总是结队一起奋进。那种勇往直前的精神,像是被上游的一个目标牵引,极少歇息,从冰雪消融到夏花纷开,一直不停地昼夜逆水而行。有时到几乎令所有的鱼都望而却步的瀑布底下,也不气馁,尽管瀑水泄落时又陡又急,石块锋利凸起,也敢尝试,一次次顽强地从水中跃出,飞身顶着有可能使它们遍体鳞伤的急流而上,有的还真的跳过了那令人无法想象的“龙门”。

好鱼难捕,钓青鳞子极其不易,它不吃死食,只吃岸边树上跌落水中的飞蛾、毛毛虫等。高明的钓者便聪慧地制做出一种无需饵料的钓钩,此钩当地人称“毛钩”。是用黄鼠狼的尾毛分成两小綹绑在鱼钩上,酷似飞虫的双翅,钩身一道道缠上黑线,伪装成昆虫斑驳的身体。使用毛钩钓鱼需不停地向水流湍急处一遍遍地“甩”,故称“甩毛钩”。

甩毛钩时要让竿梢不停轻微颤动,使浮在水面的毛钩俨然像只落水的飞虫在水浪的起伏中挣扎。鱼在水下飞快吞食毛钩的瞬间,起竿要快,否则它发觉进嘴的美味不对,会很快吐出,并长时间不再被假虫诱惑。

还有种捕鱼方法也能捕到青鳞子,那就是憋“亮子”。憋“亮子”的季节是落叶纷飞的秋天,这是种古老的捕鱼方法,却实用,从深秋到初冬,河中的各种鱼被逐渐降温的水驱赶着,向下游寻觅水过冬处,“亮子”往往是它们难以逾越的“鬼门关”。

首先寻找河水较浅、石头较多、水面也窄的地方,用石块将河道拦住,磊成倒八字形,中间留一个缺口,用粗柳条编又宽又大的筛子,安在缺口的圆木上,上面再加道门槛,筛子左右与后面用厚木板围严,“亮子”就完工了。但极其奋勇和聪明的青鳞子鱼与其它鱼不同,它们清楚那个惟一淌水的缺口是陷阱,为了避开这道“鬼门关”,于是施展出长期练就“飞”的本领,能从石砌的“亮墙”上飞身掠过……有经验的渔人有两种办法阻拦它们,一是用木杆或树枝在石墙上设置障碍;一是在石墙后方支张鱼网,鱼飞落时会掉入网兜……青鳞子鱼大的罕见,大多一斤左右,嘴阔牙利,鳍长如翅,最令人佩服的是它们高于其他鱼的智商。

(王贵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