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杨霏

六十年弹指而过。

固原社会保障从无到有、从城镇到农村、从职业人群到城乡居民,在改革发展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78年至2009年是全国社会保障事业快速发展时期。社会保障制度犹如一缕春风,温暖了固原山川。

安居工程让困难群众住有所居

伏天的太阳热辣,午饭后,人们在家歇息避暑。

93岁的马全花靠在沙发上扇着扇子看电视剧《西游记》,不时被孙悟空、猪八戒二人斗嘴打闹的情节逗得咯咯笑。

马全花是土生土长的彭阳县交岔乡关口村人,1958年,马全花的丈夫不幸去世,留下

5个孩子,当年她27岁。“我们住在一进门就得上炕的小窑洞里,窑门是我从山上砍回来的蒿子捆成捆扎在一起做的,下雪天雪花直接被风吹到炕上。晚上,我脱下到处是破洞的棉袄盖在孩子身上。”说起那时的苦日子,马全花面带苦涩。

1984年4月,党中央给宁夏增加100万元改善山区群众居住条件。因项目资金有限,未能惠及到马全花所在的村子。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吃住成了马全花最惆怅的事。

2005年,农村危窑危房改造工程实施,我市把五保户、低保、贫困残疾人家庭、因灾受损危窑危房户或无房户等贫困户作为优先改造对象。马全花家的小窑洞也在改造范围,那些天她高兴地睡不着觉,四处奔走找人帮忙盖起了两间土坯房,一家人从四处透风的小窑洞搬进了新房,马全花喜极而泣。

2015年,农村危窑危房改造项目再次惠及关口村,马全花家拆了旧房盖了两间新房。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她拿到了2.2万元的补助金。“房子是砖混的,门窗都是现在最流行的。现在吃穿用啥都不愁,纳福得很。”马全花的眼缝缝都透着欢喜。

危窑危房改造项目实施10多年来,我市20.97万户群众住进了新房,开启了新生活。

73岁的朱桂英是低保户,如今住在市区民生苑南区廉租房里。

10年前老伴去世,儿子是聋哑人且行动不便。母子俩租住在市区10多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房租30元。由于要时刻照顾儿子,朱桂英靠捡破烂为生。

2008年,市区实施廉租房建设工程,共建住房160套,凡是低保户家庭都可申请。朱桂英到居委会提交了申报表,经过入户调查、核实后,她分到了一套40多平方米的廉租房,成为城市廉租房项目建设的第一批受益者。“能住上楼房,感觉像天上掉了馅饼一样。”朱桂英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

截至2015年,市区共建困难群众保障性住房11248套,完成投资14亿元,市区10450户困难群众住进了楼房。

社保覆盖撑起民生“保护伞”

“每月从最初几百元到如今1500元的收入是党和国家给的。”原州区河川乡寨洼村的王万德老人言语中充满了喜悦和感激。2005年,他缴纳3万元参加了养老保险,60岁开始领养老金,且每年养老金都涨。“以往只有国家干部才有退休工资,现在我这样的退休聘用工每月也有工资,冬天还发取暖费,能不开心吗?”王万德对此心怀感激。

“我一个农民每月也领‘工资’,在旧社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谈起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后的生活,西吉县硝河乡上阳洼村的苏占全非常高兴,他和老伴都是新农保政策的受益者。“从2011年起,我每月都能领到100多元的养老金,再加上每月100多元的低保金,足够我们老两口生活了。看病还有医疗保险,平时孩子还给零花钱,生活很满足了。”          (下转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