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为了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体现胜利担当,油田充分发挥专家团队技术优势,以项目组优化运行为总抓手,持续强化技术攻关、成果运用、项目考核,全力打赢高质量效益稳产攻坚战。围绕高效勘探,成立了由集团公司高级专家、油田首席专家、部门主要负责人和油田高级专家领衔的 8 个勘探攻关项目组,全力开辟增储新领域;围绕效益开发,成立了7个开发工程项目组,集中优势兵力,强化创新,为高效勘探效益开发提供支撑。各项目组成立后,积极开展工作,截至目前,取得令人欣喜的成果。为了展示各项目组的做法和取得的成绩,把智慧和力量凝聚到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上来,推动油气储量、产量稳定增长,本报从今天起,开设“来自勘探开发项目组的报道”栏目,敬请关注。

  记者 蒲创科 特约记者 贾玉涛

  通讯员 尹彦龙

  沉寂了近20年的富台潜山下古生界油藏勘探,终于在油田地质勘探科技人员的不懈努力下取得新发现。这是今年4月完钻的油田重点探井车斜576首获高产工业油流带来的收获。

  不仅是车斜576井,年初以来油田部署钻探的大古678、大古斜679、官斜23等多口探井,均取得良好效果。

  多点开花的背后,折射出油田潜山勘探的新活力。“成果充分体现了深度融合和资源效率的提升。”油田东部探区中深部层系勘探攻关及评价项目组副组长、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林会喜说。

  油田重要的增储建产阵地

  “潜山,通俗地讲是指被埋在地下远古时代的山。”林会喜用浅显的语言介绍。潜山勘探难度较大,但其认识程度低、潜力大,这正是项目组主要的科研攻关方向。

  在他看来,困难中孕育希望。

  据林会喜介绍,潜山勘探复杂多变。一方面潜山埋藏深、年代久远,油田主力开发单元都在新生界,大约形成于6000万年前,而处在潜山里的古生界地层则都是2亿多年前形成;另一方面,潜山经过多期强烈的构造运动,被拉张、挤压、侵蚀,潜山因此复杂多变、难以捉摸。林会喜坦言,受潜山勘探复杂性制约,油田潜山油气藏的研究近20年来未有较大进展,但科研人员一直没有放弃研究。

  随着东部老区济阳坳陷中浅层勘探程度增加,规模储量的发现难度越来越大。寻找有效战略资源的接替阵地便成为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近年来,油田调整勘探思路,向中浅层聚焦,同时兼顾深层高效 “甜点”。

  从油藏类型来看,潜山油藏一般具有距离油源近、孔隙裂缝发育、产量高等特点,一经发现就会产生较高的规模经济效益。

  “沙四下至孔店组、中古生界等中深部层系钻探程度和认识程度较低,但勘探潜力大。”项目组子项目长、物探研究院首席专家于正军认为,为实现油田资源长远接替,通过近几年攻关研究,潜山已经逐步成为重要的增储建产阵地,也必将是“十三五”后期和更长远的储量接替方向。

  根据规划,2018年至2020年,项目组将坚持问题导向,重点攻关复杂结构潜山控山机制与演化过程,揭示大型油气藏形成的油气地质条件,力争形成中深部层系高效勘探技术系列。

  多点开花展现良好勘探潜力

  潜山山谷的“油花”被车斜576井“撞”开了口子。

  4月5日,当采用8毫米油嘴放喷,车斜576井交出了日产油88吨,天然气5176立方米的“靓丽成绩单”。

  车斜576井是油田重点探井,主要是为了解车571低部位潜山含油气情况而钻探。该井钻遇上古生界、下古生界,井深4100米。

  众所周知,按照油气运移规律,油气一般富集在地势高部位,潜山初期勘探也以山峰正向构造为目标,但后期随着认识深化,勘探人员大胆向潜山山谷负向构造带进军。

  于正军说,在“高效勘探”思路引导下,项目组成员重新认识富台潜山,通过对车571块的多口探井、开发井资料精细对比分析,认为低部位潜山仍具有较大勘探潜力。

  经过集中攻关,项目组利用叠前深度偏移资料,结合高精度相干等技术精细落实了潜山的构造形态,新发现一排潜山断块。

  车斜576井的钻探成功,印证了勘探研究人员观点的正确性,也为沉寂了近20年的富台油田注入了新的勘探活力。

  “这是项目组基于‘四个重新认识’的再深化,可以说是油田高效勘探的又一经典范例。”谈及车斜576井,于正军赞不绝口。

  继车斜576井后,项目组强化车镇古生界潜山构造精细解释和变速成图,部署钻探的大古斜679-斜1、大古斜680、大古斜42三口探井,储量规模500万吨。

  同时,深化孔店组复杂构造与生烃潜力再认识,探索陈官庄北部孔店组含油气情况的官斜23井获得成功,形成5个断阶带,预测圈闭资源量2500万吨。

  既要登高望远 也要脚踏实地

  提出6个风险勘探目标,油田采纳4个,总部批准1个;车斜576单井控制储量140万吨;上报官斜17、埕北古110古生界等区块控制储量484万吨……

  这是今年上半年,东部探区中深部层系勘探攻关及评价项目组交出的“半年报”。优异成绩的背后体现出项目组的高效运行。

  “应该说实现了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目标。”据林会喜介绍,项目组自成立后,便完善了高效运行的保障措施,一是建立了畅通高效的组织运行体系;二是明确了项目组各级成员职责;三是建立了项目组内部交流平台;四是建立了有效支撑勘探部署运行体系。

  比如,根据科研攻关需要,项目组下设构造研究、储层研究、资源评价、深层气研究、成藏研究五个子项目组;科研依托国家科技、中石化等重大专项,紧贴生产实际,瞄准潜力方向,重点突破。

  探困境之困,寻发展之道。今年上半年,结合深部层系的 “四个重新认识”,项目组重点开展古生界潜山地层、构造等宏观发育规律、红层原型盆地恢复及沉积体系等基础研究,完成了济阳坳陷古生界各层系古地质图、残留地层分布、构造纲要等区域大图。

  “多专业、多单位之间的大融合、大平台,既有效发挥专家作用,又促进相互之间的学习交流,必将激发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在于正军看来,项目组既要登高望远,坚信中深层地下潜力巨大,又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突出抓好基础研究工作。

  目前,于正军的子项目团队正在梳理相关基础资料,紧锣密鼓地开展五层段工业制图工作。

  “有压力,也有动力。”和于正军的感受一样,林会喜表示,针对当前规模突破少、效益增储压力大的现实,下一步项目组将结合三季度勘探系统劳动竞赛,突出整体评价济阳深部潜山,开辟效益增储新区块,分类评价深部层系,拓展规模增储新层系,力争培育几个千万吨级以上规模储量新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