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荷塘就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荷叶没了夏天那种翠绿的色泽。暗绿的荷叶丛里,夹杂着些许泛黄的或者已经折倒的残荷。几朵忘记时节的荷花孤零零地开着。“塘上对秋风,秋荷瓣瓣红”,可周围的残花太多了,这些绽放的花看起来老气横秋。

秋来了,荷塘就变老了。

好像就在不久前,这荷塘还是另一番模样。一塘碧水,水平如镜,满塘浅绿的荷叶打着卷儿从水面冒出来。

到了夏季,荷风馨香,那些绽放的荷花,灿若星辰。水塘边,每天都会有许多赏花人。只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荷塘竟然是这样衰败的模样了。“当时乍叠青钱满,肯信池塘有暮秋”,时光匆匆,从来不曾为任何人停留,更何况一支荷呢。

池塘里的水也瘦了,靠近塘边的地方露出了一片片黑湿的泥土,少水的荷更显得萎靡不振。曾经在夏天和荷形影不离的青蛙停止了聒噪,消了踪迹。才露尖尖角的小荷也没了蜻蜓和蝴蝶这些玩伴。

和秋荷不离不弃的只有那些游鱼了。塘水变浅,愈发显得鱼儿多了起来。有一次,我惊喜地看见一条十几斤的锦鲤在水里悠闲地游来游去。还有一次,我看到一条黑色的鲶鱼伏在水边静止不动,感觉有人过来,才慢悠悠地向荷叶深处游去。这让我想起宋代诗人周密的诗句,“园翁莫把秋荷折,留与游鱼盖夕阳”。秋荷总是这样,即使是枯萎了,也时时流淌着一种神韵悠长的诗意。

逢到下雨,那秋荷的诗意更浓了些,一塘残荷好似在雨里凝结着无穷的轻愁。

秋天的雨下起来没完没了,细如丝线。可打在荷叶上,那雨声分明放大了好多,沙沙啦啦的轻响,像秋的演奏会,又像无穷无尽的秋意正蜂拥而来。让人总会像残荷那样,莫名多了丝丝愁绪。

一场秋雨一场寒,老去的残荷低垂着头,像做着一个悠长的梦。等到了秋深,就会有园林工人撑着小船把满塘残荷除尽。

毕竟很少有人会有李商隐那种“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浪漫和诗情。

好在秋荷老了,明年这河塘又会冒出绿盈盈的新荷来,就像人生,时时充满美好的希望。